快捷搜索:

德达现在好像是在冀州袁绍那里

李林一边与众人走进府中,一边与王烈商量着自己的想法,王烈连连点头“好!好!如此这样,我辽东定会越来越兴旺啊!”
 
    几人边说边走,忽然出来一队人,为首一个妙龄女子对李林深施一礼“拜见夫君!”
 
    “这…………”李林一见如此情形,不是为何,看了看刘颖,刘颖也是十分疑惑,李林干嘛看自己,自己往外赶女人还来不及呢,怎么还会往家里还来个女人。
 
    刘颖立即给了李林一记白眼,指着女子问道“你是何人!”
 
    “我是高丽国川王小女,我叫琰儿…………”这个女孩看上去也就能有十四岁,比玉儿还小。
 
    李林恍然大悟,眼睛一瞪,深吸一口气,赶紧皱着眉头看向了王烈,王烈立即小声道“主公,我已经和国川王谈好了条件,他说,虽然他现在不再要咱们的土地,但是他的小女与主公的婚约已定,所以就派人将他的女儿送过来了,时间也快有一个月了,这段时间某为了辽东只是忘得不可开交,所以忘记与主公报告了,还希望主公恕罪!主公恕罪。”王烈赶紧拱手下拜。
 
    李林等着王烈咧开了嘴,摇摇头“先生啊,你可真会挑时间啊…………”
 
    “婚约?哼!我一段时间不会来,府里竟然还换了女主人了,难道我什么都不是吗?”刘颖在一旁听王烈的话听得真切,立即气呼呼的拉着玉儿抱着李平快速的走进了后院,头也不回,玉儿还回头看了李林,但是有看了看一边低着头的琰儿,嘴角一撇,回过头去不再理睬李林。
 
    李林无语的看着王烈“先生啊…………你是真会做买卖啊,把困难摆平了,还给我弄了一个美女哈…………”
 
    王烈听出来李林说的是反话,低下头“主公…………这个国川王觉得主公现在已经崛起,更加想要跟主公和亲,所以非要竟女儿送过来啊!属下觉得一个女子应该不碍事吧…………”
 
    李林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赶紧就跑去追刘颖,不再理王烈啦,为了看着李林的身影,叹了一口气“主公什么都好,就是太在乎女子了…………”说完就带着一帮官员离开了建威将军府邸。
 
    留下琰儿一脸茫然的样子,看了看四周,没人了,自己也下去休息了…………
 
    最后,倒霉的还是李林,李林还能怎么样,哄呗…………诶…………
 
    时光轮转,又是一年,这一年,也没什么大事发生,孙坚破了董卓,袁绍联合韩馥将公孙瓒打败,然后又夺州牧韩馥的冀州,自领州牧,还有就是李林拿下了公孙度,击败了乌桓,封了建威将军,自己在辽东的势力已经稳固。
 
    汉献帝,初平三年,公元192年春………………
 
    “主公,乌桓丘力居部共20万人,已经全部安置妥当,分别在昌黎二县,玄莵五县安插人口。”徐邈为李林汇报乌桓人迁移完成的情况,一旁站着李林的一众文物。
 
    李林点点头,轻抚一下自己鼻子下面的胡须道“嗯!好!好啊!终于办完了!”李林现在已经流出了一点点的胡须,以体现自己的成熟,虽然李林才21岁。
 
    徐邈道“现在已经将安置人口的住房个天地分配好,正在教会胡人耕种!”
 
    李林道“嗯,景山迁移安置乌桓人有功,封昌黎太守!”
 
    “谢主公!”徐邈道。
 
    王烈上前拱手一拜道“主公,现在我们控制的辽东四郡36县已经巩固,共有人口七十余万,已经可以有了进图中原的实力,真是恭喜主公,贺喜主公!”众人一听了王烈的话,也纷纷说出了恭喜。
 
    李林立即摆摆手道“呵呵,进图中原?这个还不急,眼下也算是乌桓人过后,辽东初定,我们应当修养生息一段时间,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胡人不敢犯境才是啊!”
 
    “这…………”众人听了李林话有一些不解,难道李林并没有再度进取的意图?身为下臣,谁不希望自己的主公地位一点点的变高,这样自己才能有更大的发展机会啊!
 
    李林看着众人的表情,赶紧说了一些场面话,然后将众人赶了下去,众人走前李林特意对他们道“再过一个月,就是我儿子李平周岁了,咱们给我儿子弄个抓周怎么样啊?”
蹋顿和蹋蹋焕儿正在前来的路上,估计明后天就到了!”
 
    李林点点头“了解!”徐邈嘿嘿一笑,走了下去。
 
    走了几步,徐邈又返了回来,李林问道“你还有啥事,快点一起说完!”
 
    徐邈道“元杰,我听到回报的消息,德达现在好像是在冀州袁绍那里!”
 
    李林听了眉头一皱,停顿了一下,叹了一口气缓缓道“他自有他的归宿,袁绍现在兵强马壮,地盘大,再加上人家四世三公的背景,有眼光的都会去投奔的,景山不必放在心上!”
 
    徐邈看了看李林的表情,“听说袁绍现在正在想要谋取并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