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季凌把剥出来的虾肉放到碗里,将堆满虾肉的小

 少年经常锻炼,身体各处手感都很好。
  不像同龄人那么纤细易碎,摸着就很耐折腾。
  季凌勾起他短裤的边沿。里面的内裤滑下去一线,能窥探到原本白嫩的肤色,像是两块将而未融的奶油,绵绵软软的。
  林小北半梦半醒中感受到季凌的动作,配合他脱下短裤和短袖,只穿着一条纯白色的平角内裤翻过身。吧唧吧唧嘴,抖了两下随意的抓了抓胸前。
  两颗小东西受到刺激,颤巍巍立起来。
  季凌眸色骤然深沉,盯着他看了会,替小孩脱掉鞋子,拉开被子把林小北遮得严严实实。
  “该去吃小龙虾了。”季凌转身往外走,翻出外卖电话转移注意力。
  林小北侧过身,嫌热,把被子团巴团巴夹在双腿中央,浑然不知自己刚躲过了什么。
  客厅里的电视从黄昏到后半夜,季凌眼睛盯着屏幕里并不搞笑的综艺节目,手底下慢吞吞的剥开小龙虾的壳,丢进旁边的小碗中。
  林小北睡到后半夜,被窗外刮进来的冷风冻醒了。他哆嗦着爬起来迷茫地回忆——
  完了,我肯定有梦里脱衣服的习惯。
  他从衣柜里翻出干净的衣服,踩着毛茸茸的棉拖揉着眼睛走出房间,发现季凌还没有睡,整个屋子里弥漫着诱人的小龙虾香气。
  小北选手吞下口水,走到桌边眼巴巴的盯着季凌手里的小龙虾。他人留在省内继续训练,今年内剩下的活动,只有省内各项比赛和指导了。
  跳水是非常有季节性的竞技项目,每年属于他们的,仅仅一个夏天。
  错过赛季,便少了一次绽放的机会。
  首都机场外,马力做作的深呼吸两次,张开双臂拥抱太阳,“干他首都!老子要从这里走向世界!”
  机场外人来人往,不少人远远的避开他,顺便送上关爱智障的眼神。
  陈立嘴角抽搐两下,按着隐隐发痛的额角说,“选拔赛还没过呢,你先进国家队再说吧。”
  “啧,你这人就喜欢给人泼冷水,搞得你稳过选拔赛…”马力反射性想怼他,怼到中途意识到,陈立是正队,可以免赛直接进国家队。
  “艹,最讨厌你这种跟领导打好关系,混免赛名额的贱人了,滚滚滚离我远点!”想到未来两周自己要鞠躬尽瘁准备考试,而他却能高枕无忧在旁边吃瓜,马力就觉得不爽。
  林小北拖着行李箱走到太阳下,新奇地左右张望,“哇!好多人呀!”
  从山里出来的小少年没来过首都,非常本质的露出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表情。
  “嗯,到处都是为生活奔波的行尸走肉和新鲜的雾霾。”季凌空手插口袋从后来晃悠过来,简明扼要的对这里环境做出概括。
  经纪人和教练在后面虚伪的恭维,抬眼看几个年轻人已经走出老远,连忙迈开腿小跑过去。
  没等季大爷招呼,经纪人任劳任怨的去接小北手里的行李箱,免得累到小孩自家祖宗又得心疼。
  “没事没事,我自己来就好。”小北连忙躲了下,非常礼貌的朝他微笑,探出脑袋问教练,“教练,你知道路吗?”
  “知道是知道,我上次来首都,地铁还没通呢。”教练在格局飞快变化的机场周围摸不到方向,拿出手机准备搜地图。
  还没等他打开浏览器,前方等候的大巴车上下来个——
  非洲人。
  国家队现任队长霖逸从车上跳下来,穿着清爽的背心短裤,满身黝黑看上去刚才非洲打鱼回来。他朝林小北几个人挥挥手,热情的招呼,“呦,你们要去集训吧?我…”
  ‘噗通——’
  他正往这边走,话才说到一半,没留神左脚被人行道高出来的台阶绊倒,来了个标准的平地摔。
  原本还客套的不知道怎么打招呼的几个人连忙扑上去,七手八脚扶起他。
  霖逸站起来,低头检查自己两根胳膊三条腿,确定都齐整后挠挠头,“我是国家队派来接你们的,跟我来…”
  ‘噗通——’
  他边说话边转身招呼他们上大巴,没留神半只脚又踩空,整个人栽倒马路边。
  呼啸的列车擦着他脑袋驶过,把霖逸的几根头发拽下来压在沥青马路里。马力和陈立面面相觑对视两眼,默契的摇摇头。
  难怪去年霖逸因伤无法参加个人项目。按照这黑蛋的小脑平衡能力,基本可以告别十米台了。
  大巴车上还有位青年,他皮肤很白,身段高挑手长脚长的,瞳孔微微发灰。
  “你是杂…呸、混血吧?”马力口快地问。
  青年点点头,没多解释。他拿出医药箱,边给霖逸处理伤口边说,“你们刚才吓到了吧?我们队长他这人吧,特别倒霉。喝凉水腹泻,吃饭塞牙,过马路被车撞,睡觉床板都能塌下来。”
  “哈哈,”霖逸被队友这么揭短,也没生气的意思。他挠挠头,脸上露出憨厚质朴的傻笑,“他们总说我运气这么差,是非洲人。”
  这已经不只是非洲人了,肯定是非洲部族酋长级别的。
  林小北没想到视频里神一般的Z国头号种子原来是这样的,感觉非常奇妙,有些难以形容。
  季凌上车兀自占了最好的位置,见林小北失散多年的黑蛋哥哥总在傻笑,他稀奇的问,“你是觉得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差吗?”
  “是啊!”霖逸非常干脆的回答。
  “别妄想了,”季凌想到他刚刚的表现,默默单方面断绝他跟小北的血缘关系,“你这种级别,只有重新投胎能解救了。”
  气氛凝固了三秒,经纪人紧张地看着霖逸,生怕自家祖宗说话没遮掩,会让这位国家栋梁会生气。
  “哈哈哈!”慢半拍的霖逸爆发出惨绝人寰的笑声,锤着刚才摔倒时受伤的膝盖,黝黑的脸上挂着两滴热泪,“重新投胎哈哈哈!”
  笑点在哪里?这人傻了吧!
  在大巴驶向集训场地的途中,两帮人把互相的底细摸得七七八八。杂种…呸、混血青年叫左木木,混了西方人的血,比其他跳水选手明显白好多个色号。他才比林小北大两岁,是现任国家队最年轻的天才级选手。
  而接他们的霖逸,是非洲酋长级别的倒霉鬼。
  他为跳台而生,实力不输任何人,连续拿过个人和双人冠军。去年本来最有可能达成大满贯,却因为职业病恶化必须放弃单人项目,跟左木木转战双人板。
  “林小北?”左木木望着林小北,瞳色很淡,浅灰色的眸底含着他们另一半血统的冰雪和骄傲,“我知道你,看过省赛录像。”
  他眼里明显带有敌意,两朵大丽花同时心里‘咯噔’,生怕再出现第二个张彬。
  “别误会,木木挺喜欢小北,就是因为想看他才过来的。”霖逸看气氛紧张,连忙解释,“因为木木对他抱有太高的期待,所以才把他当成对手尊敬。”
  林小北少年气盛,感受到他的竞争意识,身体深处的倔强冒出来,伸手跟左木木交握,“你好,我是林小北。”
  “左木木。”左木木伸手过去跟他握住,手部的皮肤果然比林小北白皙很多,像雪似的。青年的声音也像雪,“你省赛的表演很优秀,选拔赛准备的怎么样?”
  “……”林小北眼里的倔强坚持了三秒,迅速颓了,可怜巴巴地说,“没准备好,其实我有点怕…”
  小北选手,你出息呢?!
 
 
第22章 下一个进来的人
  选拔赛的集训齐聚各省最优秀的运动员,从中一堆水准参差不齐的鸭子中,选拔出今年能代表国家出征的英俊鸭子。
  国家队总教练这段时间非常忙碌,集训的事情都交给霖逸和左木木操办。按照以往惯例,霖逸把民间选来的鸭子们关进在体育场旁边的宿舍楼里。结果,省队的俩队长差点因为宿舍分配干起来。
  宿舍楼都是双人间,马力扫了眼果断决定,“我跟小北住,你滚吧!”
  “凭什么?”陈立炸了。
  他们三个人明摆没办法挤进双人间,多余出来的人就得跟其他省队的人同住。首都人生地不熟的,两朵大丽花明显都不愿意跟外省人同房。
  “你脚臭,我怕你熏死小北!”陈立理直气壮说,“老子我上回给你洗袜子,把十米外电线杆上的乌鸦都熏得不孕不育了。”
  “艹,你少他妈
  季凌的手指很漂亮,纤长干净指骨匀亭,即使这会剥着小龙虾,也能感受到那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
  “饿了?龙虾你应该可以吃吧。”酱汁送到林小北面前。
  “可以是可以…”林小北小鹿似的眼睛盯着碗里的龙虾,犹犹豫豫的说,“教练说晚上吃东西,会长胖的。”
  教练对他们身材管得严,尤其是要比赛的几个。他左手鸡腿右手烧鹅,啃得津津有味还不忘数落他们,“我知道你们训练很辛苦,但这并不是你们成为饭桶的理由。跳水很注重运动员的身材和体形,你们要以维密超模的标准要求自己,争取练出前凸后翘34F,知道了吗?”
  旁边的马力和陈立满脸嫌弃,“人妖组在隔壁,快走不送谢谢。”
  林小北茫然的问,“34F是什么啊?”
  至今为止,还没有人告诉他。
  “比赛都结束了,偶尔一次有什么关系。”说完看他还是犹犹豫豫,又说,“而且现在不是晚上,你已经睡醒,这应该是早饭了。等吃完晨练,多做两组倒立。”
  似乎很有道理啊!林小北眼睛亮起来,伸出舌尖飞快的舔了下唇,跳到季凌身边坐下,捧着碗埋头珍惜的捏起一只小龙虾,蘸足酱汁塞进嘴里,幸福的眼睛都眯成两条线了。
  他从小在海边长大,每次吃海鲜都会觉得亲切幸福,有家乡的味道。
  林小北又吃了一只,伸出舌头舔舔嘴边的汤汁,才发现季凌坐在旁边,托着脑袋优哉优哉满脸望着自己,手边只有一堆红红的龙虾壳。
  “季凌哥,你不吃吗?”林小北咽下嘴里的食物问。
  “我吃过了,这份没味道。”
  林小北的食谱明确要求不能吃重辣重油的食物,所以给他买的小龙虾没有什么油腥。算着林小北该醒了,他又把送过来的小龙虾重新加热,仔细的去了虾线剥壳,调了份有味道的蘸料。
  难得开一回荤,吃得没滋没味多委屈?
  林小北瞬间明白他的体贴,露出小虎牙朝季凌笑了笑,一口口认真地吃完那份龙虾,擦干净嘴巴。
  他吃东西的时候不怎么说话,季凌也只是看着不吭声。气氛并不突兀,他们已经很习惯这种生活方式。
  “我吃饱了。”林小北擦擦嘴,眨眨眼看着他,“去训练吗?”
  这几天训练都是跟季凌一起的,成果相当显著。小北选手总算从一撑起来就栽下去拿脑袋栽地,变成坚持三秒后才拿脑袋撞地了。
  “刚吃完就倒立,是想让胃里嚼烂的小龙虾倒流填充你空白的大脑吗?”季凌把碗和盘子收起来,连同剥下的龙虾壳摆得老远,等明天苦逼的经纪人过来当清洁工。他在林小北脑袋上敲了下,果然听到了回声。又揉了揉,好笑的骂,“又不躲,笨。”
  “季凌哥…”林小北吃饱喝足,全身毛都是顺滑的。他凑过去讨好的叫了两声,绕到沙发后面给季凌捏捏肩膀,按揉太阳穴和脖子后面的穴位让他精神放松下来。
  十七岁的季凌精神处在高度紧绷状态,除了林小北谁都不肯亲近,总是因为神经衰弱无法入睡。
  九岁的林小北看他整夜整夜在床上辗转,白天又要拖着疲惫的身体应付工作,觉得心疼。就从其他人那里偷摸摸学来按摩的技术,回到家里让他放松些。
  惊天大学渣在文化课方面一塌糊涂,偏偏这些技术类的东西很容易上手,几年下来技术比专业师傅还好。
  附带作用就是,让季凌越来越懒…
  发现入睡的诀窍后,季凌就进入了晚上早睡白天不醒的状态,台词对口型打戏用替身,让经纪人非常头疼。
  “贝贝,”季凌让他揉了会,起了睡意。他握住林小北的手腕,轻声问,“你还想睡吗?”
  林小北摇摇头,腾出一只手覆在季凌的眼睛上,“你要睡,我可以陪你呦。”
  九年前的小少年守在床边,焦急的看着明明很困倦,脸上都写满憔悴的青年,两只小手盖住他的双眼,“季凌哥哥你快睡啊,我陪着你好不好?”
  陪?你能陪我多久呢?透出林小北的指缝,季凌望着苍白的天花板想。
  现在的少年伸手能把自己的眼睛挡着严严实实,密不透光。季凌哑着声问,“真要陪我?不训练了?”
  林小北说,“你比训练重要。”
  “等我睡了,你肯定会溜出去训练。”季凌知道他的套路,毫不客气的拆穿。顿了顿,他问,“贝贝,你…能陪我多久呢?”
 
 
第21章 首都来了!
  林小北眨了下眼睛,想都不想的说,“我会陪你很久很久,到你赶我走为止。”
  他的想法很简单,自己生命的一半都在跟季凌相依。
  季凌养他小,他当然要用余生陪伴季凌。
  赶你走?
  做梦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