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北的头,试图把他脑袋里进得水逼出来,“对啊

”陈立迅速休战,紧张兮兮的凑过来捏住林小北的肩膀摇啊摇,“小北你清醒一点,外面特别乱,你要是被欺负了怎么办?”
  马力绕到后面,用降龙十八掌拍林小遇到个大坏蛋臭流氓可怎么办啊?”
  “啧,”季凌冷眼扫过他俩,凉飕飕的说,“都放手,小北跟我住。”
  马力和陈立很有默契的停住动作,交换了个眼神。
  完了,小北要被欺负到死了!
  坏了,小北遇到坏蛋流氓了!
  林小北挣脱他俩的花盘,溜到季凌身边,天真的笑出两颗虎牙,“对啊,季凌哥会照顾我的。”
  会把你照顾到床上吧?!
  …
  季大爷当然不可能屈尊降贵住寒碜的宿舍楼,他在附近酒店包了个高级情侣套间,提前让服务员把寝具和水杯拖鞋都换成全新的,带着自己的小娇妻…
  他看了眼旁边穿着短袖短裤、一身健康的麦色肌肤肌理匀称、炸着满头短发仿佛刚从海边度假回来,抱着钙奶瓶,鼓起腮帮子慢悠悠吸着的林小北,实在没有办法把他跟‘小娇妻’这个称呼联系起来。
  好吧,自家小孩。
  林小北全部的行李加起来只装了一个书包,他走到房间里卸下书包,从里面掏出折叠的垫子。
  “如果知道有地毯,我就不带瑜伽垫了。”可是既然带过来了,他还是把垫子铺在地毯上,盘腿坐下。
  季凌拉开凳子坐在他前面,双腿优雅的交叠,垂眸望向林小北,“你终于摔怕了?”
  “嗯,”林小北不好意思的承认了,对上季凌的双眼,小鹿眼里亮亮的,“我以为你工作忙,不会跟我来呢。想着买个垫子,就不那么疼了。”
  “啧,原来在你看来,一个破垫子就能代替我?”季凌来了脾气。
  排在十米台后面也就算了,现在连个垫子都不如了。他道更像小青蛙还是更像小金鱼。
  游到第二十七圈时,林小北靠到泳池边,从水底看到季凌。
  他惊讶的张开嘴,往外吐出一串串泡泡,匆忙从水里冒出头,溅起的水珠点点溅湿了季凌的外套。
  “哥…”他刚张开嘴,带着菠萝味的糖果落到他嘴里,甜丝丝的充盈整个味蕾。
  林小北笑眯起眼,噙着糖含含糊糊地说,“你醒了啊。”
  “嗯,刚醒。”季凌把自家小孩拉起来,见他脸红红的,气息不太稳,“你一直在游泳?”
  “对啊,”林小北用舌头把糖豆从左边拨到右边,贴着脸滚了一圈,“教练让我多练蛙泳,锻炼腿部力量,我的力量太弱了。”
  季凌揉了揉他湿漉漉的头发,“那是因为你还小。”
  “不小,我都十八了!”林小北睁大鹿眼看着他,猫起爪子争辩,“我是…”
  “大老虎。”季凌按下他的手握进掌心里,在他鼓鼓的脸上捏了下。
  刚才看他在水里的时候,季凌就很想这么做了。
  小孩脸还真是好捏啊。
  他们两个人分明没有亲亲抱抱做太亲密的动作,偏偏旁边的其他省的队员们都臊得不敢看,总觉得有粉红泡泡把那个角落包起来,形成一道屏障隔绝周围所有事物。
  他们大着胆子跟陈立打听。
  “嗳,那个人是季凌吧?”
  “对对对,我就看他眼熟,是拍电影的季凌吧?”
  “果然是季凌啊?他怎么在这里。”
  陈立犹豫了会,琢磨着季凌以后还得天天在训练馆晃荡,与其让他们猜来猜去耽误训练,或者到处瞎说,还不如坦白告诉了。
  “嗯,是季凌。”陈立指着泳池边苟且的俩人,给他们解释,“那俩人现在是合法那啥的关系,大家多担待点,看到也当没看到,别出去瞎说啊。”
  他话说到这份上,其他省的队员心里有分寸,连忙应了声没敢再多问。
  也没人打算把消息放出去,季凌名气虽然大,脾气更大。
  要是惹他生气,恐怕他们就不是从十米台上跳入水,而是要表演从十层楼下坠砸钢板了。
  教练跟经纪人远远隔开距离,气氛无比微妙,毕竟刚刚还要艹人家呢。
  为了打破尴尬地现况,教练琢磨着正好也快到中午休息时间,扯开嗓子跟他们喊,“行了,收拾收拾去吃饭吧!”
  遭受整个上午非人折磨的队员仿佛看到天堂,欢天喜地手舞足蹈扭着秧歌的往外跑。
  还没跑出去,变态教练又喊,“下午继续!”
  他们秧歌扭到一半,变成僵尸舞,蔫蔫地耸拉着脑袋垂头丧气走出训练馆。
  季凌把林小北的书包提过来,从里面翻出浴巾和一条蓝色的备用泳裤。
  经纪人不着痕迹的让开位置,放尴尬癌晚期的教练走出去。他看人都走了,翻出手机打算用订餐软件给祖宗解决午膳问题。
  林小北站在泳池边擦干身上的水珠,正打算跟季凌往外走——
  “等等!”经纪人紧张地叫住他们,表情凝重地仿佛得了痔疮。
  “怎么?”季凌漫不经心的问,“你真要被艹到死了?”
  经纪人又想起刚才进来之前,教练跟马力开玩笑说的话,五官顿时扭曲的像是得了痔疮又便秘。
  “不要提那个梗!”经纪人快步窜过来,把手机拿给季凌看,“你刚才来体育馆的时候被拍下来了,现在很多人正打算过来堵你呢。”
  季凌看过去。
  这件事的源头是季凌某粉丝的一条微博,他在国家训练馆门口排到季凌的侧面,发上去请网友鉴定是不是本人。
  久久没有得到季凌消息的粉丝疯狂了,摩拳擦掌准备围堵季凌。
  根据雪球原理,这个消息已经被不计其数的人知道。
  算算发微博到现在的时间,八成除了因为训练所以不开放的跳水游泳馆外,其他地方他们应该都找过了。
  其实被粉丝找到,季凌这边问题不大,顶多是给他们签名合影,几个小时脱不开身罢了。
  他作为顶级流量,早就习惯了这回事。
  可他们肯定会追根究底分析季凌为什么在跳水馆,顺藤摸到林小北。
  这个节骨眼林小北正忙着准备选拔赛,根本没时间耽误。
  “祖宗,你说句话,怎么办啊!”经纪人焦躁的抓着头发,差点五体投地给他跪下,“跳水馆再过五分钟就该对外开放了,你是要干等着他们过来把你举高高抛上天吗?”
  林小北并不了解事情的严重性,也不清楚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他眨巴眨巴眼望着季凌,站在原地静静等待他做决定。
  季凌脑子里相处了无数种可能性,又一一否定。那么多粉丝,不是好糊弄过去的。他眼睛转了两圈,看到林小北包里的……
  一条蓝色泳裤。
  灵光闪过,顿时有了个又可以劝退自家粉丝,又能调戏自家小孩的办法。
  “贝贝。”季凌慢条斯理的拉开外套的拉链仍在泳池边,露出匀称好看,每一寸皮肤都透着金贵的上身。
  “嗯?”林小北看他掉在地上的衣服,脸上升腾起滚烫的热度,避开视线不敢看季凌地身体。
  季凌勾起他的下巴,强迫林小北跟自己对视,“你来跟我…做个爱。”
 
 
第24章 影帝的演技
  娱乐圈向来是非多,各种找对象、生孩子、吃喝嫖赌抽之类的八卦丑闻层出不穷。
  要论起圈里近来最大的新闻,应该是顶级流量,影帝季凌无缘无故人间蒸发,工作室回复‘已死勿扰’,摆明侧面证实季凌暂时淡圈的事了。
  媒体、网友、业内同行顿时炸开锅,纷纷猜测季凌到底为什么忽然消失。主流观点有出国深造、压力过大需要调整、精研演技准备蜕变三种,持这几种观点的人僵持不下,都想把自己的主张给别人灌到脑子里,一时间谁也说服不了谁。
  正当这个节骨眼,有粉丝拍到了季凌的侧影。
  国家训练馆!
  附近的粉丝盯着这五个字,眼里几乎要冒出火花。他们不约而同的集合起来,浩浩汤汤朝国家体育馆进发。秉承‘直冲九天、掘地三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正确指导,有组织有秩序的找遍了国家训练馆中,没有进行训练项目的几个馆。
  他们甚至搜查了馆内公厕都排水系统,篮球场中每颗球的充气内芯、花样游泳队的姑娘裙底…
  耗费了好几个小时,仍旧没有找到理论上进入馆内的男神。
  有人发出疑问,“季凌真的进来了吗?”
  拍照的姑娘回答,“肯定进来了,我眼睁睁看他从大门进来的。”
  “国家训练馆没有后门,顶棚都是密封的,长了翅膀也扑棱不出去。他如果进来了,肯定还在馆内,我们还有哪里没检查?”
  “剩下的只有室内跳水馆了。”
  “走!”
  训练馆内的粉丝锁定目标,纷纷聚拢过来,雄赳赳气昂昂朝室内跳水馆出发。
  途中遇到刚从跳水馆内出来的小男生们,有姑娘拉住几个,“嗳,你们上午都在里面训练吗?”
  小男生们一副被掰折了的表情,即使看到漂亮姑娘也直不起来,胡乱点点头。
  “那里面有没有进去过奇怪的人?”
  男生们仿佛想到什么在这个小孩心里的排名,什么时候能提高点啊?
  季凌眼瞳定定注视着林小北,浓密的睫毛覆盖在他眼睛上,仿佛飘在湖泊上的黑色羽毛,又轻又软。
  小刷子似的颤了两下,闹得林小北全身痒痒,不由自主的有些热。
  季凌身上就算有再多毛病,他的脸是没有瑕疵的。
  一张摆出去可以当流通货币的盛世美颜。
  “不是不是!”林小北被他盯出负罪感,连忙摇头摆手否认,“我、我……”
  他口拙,不擅长解释,我了半天也没下文。
  季凌伸长胳膊捏住他的脸,掐了下,凑近的时候闻到林小北身上的奶香。
  林小北让他捏得疼,也不敢躲,害怕躲开季凌就生气了。
  “蠢,我原谅你了。”季凌大慈大悲的松开手,给他揉了揉掐红的部位,“明天开始训练吗?”
  “嗯,今天各省的人到齐,明天再体育馆集合。”林小北顺势靠过去,枕在他膝盖上,抬眼温驯服帖的望着季凌,“我特别期待这次训练,霖逸队长会亲自给我们培训。”
  “哦,那个倒霉的黑蛋啊。”季凌才见过霖逸一次,对他的印象已经非常深刻了,“让他给你们训练,不怕招来台风海啸沙尘暴吗?”
  这话听起来相当荒唐,但是联系到霖逸大佬的生平…
  林小北艰难地咽了下口水,瑟瑟地说,“他也没那么倒霉…吧?”
  事实证明,虽然没有那么倒霉,但也非常接近了。
  早上九点,参加集训的选手集合完毕,等了五分钟才等到临时教练霖逸。他一脚深一脚浅跛着腿跑过来,远远喊,“抱歉,我来迟了!”
  “慢点不急,你又摔了吗?”马力跟他喊话。
  “没,我早上起来踢到床板了,现在宿舍的床板还是一块一块的呢!”霖逸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爽朗的绕到队伍前,跟他解释两句立刻切入正题,“咱们就正式开始训练吧,首先…”
  ‘嘭——’
  霖逸转身忽然重心不稳,磕在跳台的大立柱上,传来无比沉闷地声响,像是钝金属之间的碰撞,真是听了就疼。
  “啊!”霖逸后知后觉叫了声,握住脑门,鼻子里缓缓流出两道鼻血。他脑门有点晕乎,蹲在地上跟旁边的教练求助,“那个,我得缓缓,你帮忙带他们热个身成不?”
  “你确实得缓缓了,不然集训还没结束就该英勇牺牲了。”教练生平没有见过这么倒霉的人,摇摇头走过来,提前给他们打预防针,“各位,我培训的方式可能有点特殊,不能接受的可以先提出来。”
  他长得慈眉善目,说话特别温和。其他省的人丝毫没有意识到危机感,嘻嘻哈哈的让他尽管放马过来。
  大丽花们甩给他们关爱的眼神,摇摇头,感慨无知的人真是幸福啊。教练那培训方式何止是有点特殊,简直是——
  “变态啊!”
  “第四排那两个人别偷懒,深蹲一百五俯卧撑二百,完了再去练半小时器械!器械那边练完快上跳台,都快比赛了还休息?林小北把你的小魔仙翅膀扒下来,游三十圈蛙泳二十圈蝶泳!”教练中气十足的大喊,“把生孩子的力气拿出来!都听到没!”
  “教、教练…”马力半死不活的从器械上下来,瘫在他脚下,留遗言似的断断续续,“我们、不生孩子…”
  “你再装死,”教练踹了他一脚,阴森森地说,“我就给你加量,争取让你明天就投胎变成孩子。”
  马力立刻精力充沛的跳起来,手脚并用的往跳台上爬,同时咬着牙诅咒,“教练,我真希望你被下一个进来的人按在床上,每天艹到死!”
  “呵呵,怎么不是下一个进来的人每天被我艹死?”教练冷笑,没有把他的诅咒放在心上。
  他转过头,跟刚走进来的经纪人对上眼。
  经纪人满脸尴尬僵直的站在门口,抿了下唇,缓缓退后半步,妄图撇清关系。
  季凌松松垮垮的插着兜,斜倚在门框边,飘出个口哨无比欠揍的说,“恭喜,百年好合啊。”
 
 
第23章 蓝色泳裤
  “咳、咳!”教练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转过头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仿佛十秒钟前,高喊‘下一个进来的人每天被我艹死’的人并不是他。
  真鸡儿尴尬,哪怕先进来的是季凌都好,顶多是跟他开怼,再被狠狠羞辱一番。
  那经纪人每天穿身服帖平整的黑西装,看上去比季凌更像社会精英。
  他左脸写着‘闷’右脸刻着‘骚’,裤裆拉链上纹了四个大字:钢铁直男,横看竖看都是开不起玩笑的人。
  两个人之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