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旁边的衣服把自己上半身整个遮住,

中间有个身形非常娇小的孩子好奇,不顾阻拦溜进去,探着脑袋往里看了眼。
  只见整个跳水馆空荡荡的,乍看像是没有人。细微的水流拍击游泳池岸边的声音回荡在场馆内,透着说不出的情色。
  循着声音找过去仔细看,只见游泳池角落两个身高相仿的男生亲昵的纠缠着。背对他们的男生皮肤略深,背上一截一截突出的脊骨看上去非常有力。透过水面,隐约能看到他漂亮性感的腰窝,和修长结实的两条腿。
  一条干净白皙的腿缠在他腰上,露出水面的部分光滑细嫩,忍不住让人多看两眼。
  腿的主人大概是害羞,抓起泳池蜷缩在另一个少年的怀中,瑟瑟发抖着,空气中还飘着若有若无的啜泣声。
  水面下两个人都只穿了蓝色的泳裤,身体紧紧纠缠接触着,一看就知道在做什么。
  背对他们站着的少年显然也不太自如,耳垂红得快要滴血。
  “他、他们走了吗?”战栗哽咽的声音若有若无的飘过来,青涩低润的男声带着明显的哭腔,楚楚可怜的说,“我害怕…”
  他说害怕的时候,胳膊绕过少年的脖子,紧紧的抱住他,害怕的浑身都在哆嗦。
  外面季凌的粉丝万万想不到,在里面浑身哆嗦,怕到满身湿透梨花带雨的人就是他们要找的正主,还以为是打扰了人家两个男孩子的好事。
  “就走就走,抱歉打扰你们了,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打头的人尴尬的道了歉,退出去体贴的关上门,把围在外面的粉丝往外赶。
  “季凌可能真的没来,他应该去哪里隐居了,否则不会这么久没消息的。”
  拍照的女生有些歉然,“也可能是我遇到个侧脸很像季凌的人,搞错了吧。耽误大家时间,真的非常对不起。”
  其中有爱好是名侦探柯南,梦想成为福尔摩斯的人敏锐地意识到蹊跷,“等等,跳水队的人会那么白吗?”
  大家才意识到,刚才见过跳水队的人一个比一个黑,而里面的那个人皮肤却很白皙,明显不正常。而且仔细想想,他的肤色真有点像季凌。
  只是他们先入为主的以为季凌看上去钢铁直,就算弯了也是个1,绝对不可能在这里挨操,所以果断排除掉这个可能性。如果…
  正当他们犹豫是否应该回去看看时,旁边过来一对白加黑。
  听到这话,霖逸不服气的推了把雪白雪白的左木木,“喏,他也是跳水队的。”
  “啊!霖逸和左木木!”其中有几个看过去年的跳水比赛,认出去年的双人板冠军得主,“他们跳水很厉害的!”
  众人看到白雪公主似的左木木,打消了刚才的疑惑,偃旗息鼓走出训练馆。
  而此时在室内跳水馆内,躲在门后的经纪人冷眼看着头上蒙着自己的外套、八爪鱼似的缠着林小北、身体一抖一抖天知道在干啥的季凌,眼里充满嫌弃和鄙视。
  “祖宗,差不多得了。您就是要交配,也选个月圆之夜再变身吧?”
  林小北浑身僵硬,死撑着等到外面的脚步声远去,身上所有的皮肤以肉眼可是目前为止,林小北唯一成功的反身三周半。之前试过几次都没能成功,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了。或许这种事就跟吃螃蟹似的,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之后就会容易很多。
  林小北这么想着,站在跳台上反过身,舒展胳膊跃起。
  事实证明,跳水比吃螃蟹难多了。
  他腾起时滞空性太差,反身经验又少,抱住腿只来得及翻腾两周就栽进水里,脑袋朝下整颗头颅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眼睛被水刺激的好几秒没办法睁开。
  即使不睁眼,他也能猜出来自己摔下来砸在水面上的效果,肯定跟大丽花似的,大而热烈。
  “哈哈哈哈,你这水花压得太糟糕了!”
  空荡荡的训练馆内传来爽朗的笑声,林小北一惊,连忙从水面上钻个头冒出来。
  只见黑蛋霖逸从更衣室走过来,蹲在泳池边朝林小北伸出手。
  林小北犹豫了会,握住他的手从泳池里爬起来,眨了好几下眼睛才让视线恢复清晰。
  “之前看录像你跳的挺好的啊,怎么刚刚跟摔断腿的蛤蟆似的。”霖逸很不给面子的嘲笑林小北的动作,绕到他身后在他腰部拍了拍,“记得,三周半开始,就要用到你的肾。”
  “啊?”林小北捂住他拍的位置,“跟肾有什么关系啊?”
  “肾提供腰力,当然有关系。”霖逸又扳正他的肩,踢了踢林小北的腿弯说,“三周半需要很棒的滞空能力,帮你争取在空中做完动作的时间。要增加滞空时间,首先你要跳的尽可能高,然后用尽全身力气让你能够在空中有个停顿。”
  林小北活动活动他碰过的地方,点点头说,“好的,那我再练几次。”
  “得,别练了,按照你刚才的方法摔下来,太伤。”霖逸语气严肃了一瞬间,又迅速恢复平常嬉笑的模样,半真半假的说,“练好原地前滚翻就行。”
  林小北退后半步,摆臂两次后向后跳起翻腾一周落回原地,“是这样吗?”
  霖逸摸了摸下巴,赞赏地看着林小北,“你动作真漂亮,也有力度,果然是年轻啊!”
  “谢谢队长。”林小北被夸的不好意思。
  霖逸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年纪还小,好好练,争取把前浪都拍死在沙滩上!”
  前浪是指…
  林小北抬眼望着霖逸,抿紧唇,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当然,也包括我!”霖逸看出他的心思,自插一刀。停了一两秒,他抬起胳膊扫了眼时间,“还有半个小关大门,这样吧,我偷偷给你开个小灶,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真的吗?”林小北惊喜的问。
  霖逸点点头,“知无不答!”
  能向国家队的队长提问,得到霖逸亲自指点,这可是多少人痛哭流涕都求不来的机会。林小北脑子里念头百转千回,涌现出好多个问题。
  他激动的张开嘴,问出最想知道的一个。
  “你为什么…总是平地摔啊?真的只是因为倒霉吗?”
  即使是倒霉,也不至于成那样吧?
  霖逸:……
  小伙子,非要这么扎心吗?
  大概是没想到林小北画风如此清奇,霖逸愣了会,捂着肚子爆笑不止。
  “有、有什么好笑的?”林小北有些懵。他只是单纯的想知道理由,并没有打算给霖逸说个笑话。
  霖逸笑够了,直起腰擦掉眼泪,朝林小北招招手,“来,过来我告诉你。”
  林小北靠近了些,茫然的站在霖逸面前。
  “看着我的眼睛。”霖逸止住笑容,认真地望着林小北。
  林小北听话的盯着他的眼睛。霖逸瞳仁不是很清澈,晶状体有些奇怪,几乎映不出他的身影。
  “看到了吗?”霖逸平静的说,“快瞎了。”
 
 
第26章 
  “现在左眼0.2,右眼0.1,不带眼镜一米之外雌雄同体,三米之外天地混沌,五米之外回到盘古出生前,世界对我来说都是不存在的。基本上啊,所有障碍物我都看不清。”
  霖逸讲得特别轻松,仿佛眼睛失明是件无关紧要的事。
  “其实戴上眼镜跟正常人没区别,不过我总想自己没瞎,懒得带。而且跳水的时候,总不能也带着眼镜上去。”
  “怎么会…”林小北完全无法想象霖逸眼中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他呆呆的问了半句,忽然反应过来,“是职业病吗?”
  跳水选手因为入水的时候必须睁着眼睛,眼瞳仁经常受到水流冲击,很容易视网膜脱落。
  “对啊,以前年轻的时候总想多练跳台,所以…”霖逸蹲在跳台边,靠着大立柱笑了笑,一副过来人的口气,“所以我跟你说,别总想着练跳台,基本功到家了再上去。咱们跳十米台的风险太高,每次上去可能都是在鬼门前跟孟婆扭秧歌跳芭蕾。”
  林小北低垂着脑袋,抿住唇,表情有些哀伤。
  “那你…去年没参加个人赛,也是因为这个吗?”
  “不全是,但也差不多吧,双人板不用怎么训练,能让我养一年…我说你那什么表情,给我把头抬起来。”霖逸训斥了声,强迫林小北敛起难过,“又不是多大不了的事,我还好好活着呢。快点,趁还有点时间,好好训练!”
  林小北吸了口气,郑重的说,“好!”
  …
  小锅内的水咕咚咕咚沸腾,季凌往沸水里下了把细面。
  等面条快煮见的速度红透,脑袋顶上冒出一缕烟,几乎要把周围的水逼到沸腾。
  “啧…”季凌还没有在他身上缠够,由于担心再抱下去林小北会因为身体温度过高,导致全身机能停滞分分钟自爆,才不情不愿的缩回腿,一把掀开蒙在脸上的外套露出自己的脸。
  刚才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人掀开面纱,还是端着那张金贵精致的脸,一副非常欠揍的模样。
  经纪人翻了个白眼,心想季凌的影帝真是没白拿,这演技肯定可以再坚持五百年。他敢打赌,刚才季凌哭着说话那会,脸上肯定带着不忍直视的痴汉笑。
  “季凌哥…”林小北腿一软瘫坐在泳池底,抬起湿漉漉的小鹿眼看着撑着栏杆坐在泳池边、曲起一条长腿踩在边沿,胳膊搭在膝盖上、浑身上下只穿了自己一条泳裤的季凌。
  他身上还残留着刚才拥抱的热度,鼻息间还有他身上的气息。林小北脑袋里昏昏沉沉的,什么都无法思考。
  “贝贝,”季凌歪过头,坏笑着歪过头强迫害羞的少年跟他对视,“我们已经有实际关系了,你得对我负责啊。”
  林小北哆嗦了下,头埋得更深。
  又没真的做,到底…
  哪里需要负责了啊?
 
 
第25章 大佬的私人培训
  在泳池调戏事件后,小北选手暗搓搓躲了合法丈夫季凌好些天。
  倒也不是他有意想跟鼹鼠似的,把自己埋起来不见人。林小北天真单纯,命里少智商五行缺心眼,喜欢谁就死命想要亲近黏糊。可这几天,每次他靠近季凌跟前,对上他墨黑的眼瞳,就忍不住想到那天…
  “贝贝,你来跟我…
  做个爱。”
  喷洒在颈间的灼热呼吸。
  纠缠在腰上的光洁长腿。
  还有他说话时压抑在喉中的低润嗓音。
  停停停!再想下去又该混乱了。晚间训练结束,林小北停在训练馆外,像淋了雨的小狗似的疯狂摆头,把头发里湿漉漉的水珠都摔出去。
  刚一抬头,就看到出现在前方磨人的大妖精…不,季凌。
  “贝贝…”季凌看到林小北,凑过去想要跟他打招呼。
  刚叫了个名字,自家小猫咪呲溜钻回游泳馆,紧紧关上门,从里面传来清晰的落锁声。
  “啧…”金贵的季大爷横行霸道多年,这回结结实实吃到了闭门羹。他掉转个头把火气全部发泄到经纪人身上,把他从头皮屑到脚底皮一通怼。
  经纪人非常无辜,“又不是我出的馊主意,你明明知道人家脸皮薄,还搞出那种事。这下好,玩过头你的宝贝儿彻底缩起来了吧?”
  “说到底,我那天为什么会被拍到?难道不是你设计的?”季凌吊高眼睛问了句,蓦地想起来——
  那天他仗着住的地方离训练馆近,错误的以为自己的大众脸别人肯定认不出…
  真他妈大众脸!
  还真是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