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害。”陈立胳膊搭在林小北肩上,大言不惭的说

的人捂住心口尖叫一声, 配合的转过去撅起臀部, 风骚的摇了摇。
  “呦呦呦,原来季凌喜欢从背面来。”
  “男神看我,我屁股也挺翘!”
  季凌没理会他们的起哄,扬扬下巴对着门口的方向,“现在把自己团巴团巴, 滚吧。”
  “咦——”他失望的晃了晃屁股,“我还以为你会踹我呢。”
  “是想踹来着,”季凌握住林小北的手腕,把他拉出来,“但是我有家室了,要是跟你间接接触,我家那口子会生气。”
  “啥?你们…”其他人接受不了这个信息,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们。
  夹在人群中的左木木看到他季凌拉着林小北的手,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下,脸色变得更加冰冷,抿紧唇转身走出训练馆。
  林小北没想到季凌这么光明正大的公布两个人的关系,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其实,也不是你们…”
  “小北。”季凌打断他,省得这孩子说出‘我俩没关系’这种话,“你刚才不是问要吃什么吗?训练一天了,晚上吃点有营养的,牛排海鲜行吗?”
  马力听到海鲜,两只眼睛都在放光,“男神,求蹭饭!”
  “你不是脱粉了吗?”陈立揶揄。
  “脱着玩的,别当真。”马力挺起胸膛,非常骄傲的回答,“我永远喜欢季凌!”
  壕无人性的季凌一挥手,干脆把整个国家队都叫上,到附近酒店让他们按照营养师提供的标准,做了一桌美味又能保持体形的菜。
  一顿饭的功夫,季凌的精神形象在这帮吃货心目中无限拔高。队员们非常感动,纷纷表态要为他鞍前马后。
  “男神放心,我一定帮你照顾小北!”不能收敛点,别眼热别人的东西吗?”季凌接过话,推开门走到林小北跟前,捡起放在旁边的衣服把林小北裹得严严实实。
  “我当是谁呢,”左木木阴下脸看他,“来得挺快。”
  “比你下手速度慢了点。”季凌挡在林小北身前,张口就怼。
 
 
第32章 月圆之夜
  “我又没做什么, ”左木木慢悠悠直起腰身, 坦然看向摆出护犊子姿态的季凌, “你没必要这么防备我。”
  季凌冷冷看了他一眼,懒得多说什么。再呆下去,小北还要跟这种居心叵测的人继续相处。他转过去帮自家纯净水把衣服穿戴整齐, 头也不回的带他离开。
  林小北平常关心的事只有吃和跳水,在感情方面相当迟钝,这回却敏锐的意识到季凌在生气。这种生气, 就好像是自己看到季凌跟女明星莫凝传绯闻的心情。
  说起来, 从两个人领到结婚证开始,林小北就再也没有体会过那种心情。也不知道那个跟季凌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莫凝到底怎么样了。
  他跟在季凌身后一路安安静静走到回家, 直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才嗫喏地问, “季凌哥,你生气了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季凌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下, 从夹缝里翻出平板点外卖,“晚饭吃日料吧,你想要什么口味?”
  林小北把手乖乖背到身后, 像只螃蟹似的横着挪过去, 如果没写作业被老师罚站的小学生低垂着脑袋,“都是我不好,早知道我就不跟他走了。”
  “啧,”季凌撩起眼皮,翻了他一眼, “那么想吃酸的?给你要十份寿司醋怎么样?”
  “啊?”林小北皱眉,“我不喜欢酸的。”
  “那就别废话,以后乖点少跟他接触就行。”季凌目光落回屏幕上,估摸着林小北的胃口和喜好,点了两份情侣套餐拼盘。
  再抬头,看小孩还傻乎乎站着。
  季凌握住林小北手腕把他拉过来,挨着自己坐下,“我说,你情商这么低,走出去除了我还有谁能忍你。”
  林小北知道自己情商低反应迟钝,没敢反驳,乖乖挨着他的骂。
  季凌搓了两把他头上的毛,无奈地说,“行了,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
  “真的吗?”林小北不确定的问。刚才在左木木宿舍,他清楚的感觉到季凌生气了。要没有自己在现场,两人非打起来不可。
  “你对别人…尤其是跟队友相处没有防备,让左木木那种人忽悠了也不奇怪。况且你跟他有没做什么,也没其他意思,我跟你置什么气啊。”季凌一直是清醒的人,拎得清轻重缓急,懒得为这种不值得的破事迁怒林小北,“你还要准备比赛,别受影响。等会吃完饭,我陪你训练。”
  林小北盯着季凌看了会,点点头。他心里有点失落,感觉非常奇妙。
  刚才所有的想法,可能都是他自作多情。季凌也许就拿他当儿子或者弟弟养呢,怎么会在意他跟谁亲密。
  …
  进入盛夏,日头一天比一天毒辣。
  国家队室外集体美黑活动效果显著,遭到广大顾客的一致埋怨和斥责。
  教练除了第一天装模作样陪他们晒了会儿太阳,第二天就搬了个小板凳赖到季凌的遮阳伞下,左手冰棍右手风扇一个慢动作,欠揍的模样让人很想用拳脚好好疼爱他。
  “过两天就是国赛了,你们再忍忍。”教练嘬了口冰镇汽水,潇洒地说,“等过了国赛…”
  “我们就解放了?”林小北天真的问。
  教练递给他一个愚蠢的眼神,气定神闲的补充道,“国赛结束,才是二伏,到世界赛就是三伏了。那时候更苦,你们憋几天再抱怨也不迟。”
  林小北头顶上隐形的耳朵耸拉下来,吐着舌头整个人蔫巴巴的。
  “贝贝,”季凌朝小北狗狗招招手,“来,给你吃西瓜。”
  吃货北上线,眼睛瞬间亮起来。他偷偷看了教练一眼,见他没有阻止的意思,立刻小跑着蹿到季凌跟前,连啃带拿把他果盘里的冰镇西瓜都捧在手里,欢欢喜喜分给其他人。
  正眼馋西瓜顺便在心里默默举起火把的单身队员看到西瓜,飞快的浇灭联盟的火种,围到林小北跟前当吃瓜群众。
  见他们吃的差不多了,教练把擦汗的毛巾蘸上冰水,把自己包成阿拉伯人走过来,数了数地上的西瓜皮,赞赏的看着他们。
  “这西瓜也吃过了,我想你们肯定更有力气训练。”他指着在太阳下暴晒的单杠和辅助器械,和蔼可亲的说,“这样吧,咱们人性化一点,就按你们吃的西瓜来算。吃一块加半小时器械,训练时偷懒再加半小时水下。小北跟马力你俩吃的最多,就再送一小时柔韧训练。”
  “卧槽!”
  “太狠了吧!”
  顶着大太阳累得七窍生烟的队员差点想扣着喉咙,把西瓜吐出来口对口喂给他。天气已经够热了还加训练量,人性呢。
  林小北手里还捧着半块西瓜,听到这个消息,他悲伤的啃了口甜丝丝的西瓜,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练跳台。
  “喂,陈丽丽。”因为手快多抢了一块瓜的马力生无可恋,他搭在陈立身上说,“明天的今天,记得给我烧纸钱。”
  陈立嫌弃地推开他,“滚吧你!这么点训练量,嚎啥呢嚎?”
  午后两三点的时候太阳正毒辣,教练虽然罚他们加量,但到底也怕晒昏了这帮崽子,把午后的训练都拖到傍晚。
  室外训练馆全天24小时开放,队里其他人结束训练陆续离开后,林小北他们还留在场馆内训练到夜里。
  季凌调整好角度,明目张胆对准林小北灯光下身体拍了好几张,低头翻着照片走过来说,“你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啊。”
  林小北对此十分绝望,探过脑袋跟他一起看照片,小声抱怨说,“我也不想啊。”
  “这两天太热了,整天训练除了那个左木木谁能晒不黑?”陈立扶着单杠跳上去,坐在窄窄的单杠上望向天边,忧愁地说,“Marry还整天在宿舍偷偷涂防晒油美白霜呢,还不是黑成炭了?”
  马力被揭短,瞬间炸了,“卧槽!昨晚是谁让我往他股沟上抹点防晒油,怕屁股晒黑没脸见人的?”
  这两天总担心被晒黑的林小北抬起头,狐疑的看着两个刚从非洲偷渡回来的人,“防晒油真的有用吗?”
  “我说,你们整天在宿舍做什么呢?”季凌收起手机,端着一张白皙无暇的脸疑惑地望着陈立,“你为什么要用屁股见人?”
  “谁说我用屁股见人了?别听隔壁玛丽造谣。”陈立被他说法吓得差点从单杠上栽下来,堪堪稳住身体满脸便秘。
  “哈哈哈,你是怕国赛的时候泳裤又掉了吧?”马力想起过去的事,差点笑疯,“你们知不知道?他第一次参加少年赛呢,结果太紧张失眠,早上起来神志不清把我的泳裤装进包里。结果老子比他大太多,泳裤让水一冲掉下去了哈哈哈!”
  “什么叫你比我大?”在原则性问题上,陈立表现出不容侵犯的强势,“明明是你为了撑面子买了最大号泳裤,穿不上还乱塞。”
  马力扶着单杠笑得乱颤,把单杠摇来摇去,终于成功把陈立从上面摇下来了。他笑得话都说不顺,还身残志坚努力跟他们讲陈立的黑历史。
  “他从跳台上蹦跶下来,好长时间都不敢爬上岸。我在泳池旁边呆着呢,就见他一直在水面上找什么哈哈哈!”马力笑得停不下来,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继续说,“结果泳裤不知道怎么搞的飘的特别远,大家都愣住了没人捡。他就只能自己光屁股游过去哈哈哈,果然是用屁股见人…”
  马力笑得根本停不下来,闹得陈立脸色越来越差。
  他尴尬的咳嗽两声,生硬的转开话题,“别闹了,没几天就要比赛,你们准备好了吗?”
  “当然,该准备的是你吧?”提起比赛,马力直起腰,态度明显端正许多,“我跟小北今年都参加过比赛了,就你还没上场。国家队大佬这么多,你怕了吗?”
  “怕?”夜色隐没了陈立半张脸,他曜黑的眼底闪现出一抹骄傲,“怎么可能?”
  作为队长,陈立在队里像是老妈子,事事都得操心。所以在林小北概念中,他更符合温和细心的哥哥形象。
  忽然看到隔壁大妈变成霸道总裁,林小北非常不习惯。
  “陈哥,”林小北躲在季凌身后提醒他,“今天还没月圆呢。”
  陈立一秒恢复正常,问,“关月圆什么事?”
  林小北回答,“您难道不是要变身狼人吗?”
  “小北…”陈立费了几秒钟才顿悟过来月圆这个梗,从地上爬起来,无奈又纵容的看着林小北,“你跟季凌呆太久,是真的被带坏了。以前你从来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得了吧,什么叫季凌带坏,搞得你就行为端庄似的。”马力非常不给面子的怼过去,丝毫没想着给队长留颜面。他拎小鸡似的把林小北提出来,“小北,这次比赛我还有陈丽丽都要参加,你知道吧?”
  “…嗯。”
  “以后小北就是我弟弟了,谁欺负他就是欺负我!”
  “想得美,小北才不愿意给你当弟弟呢。”马力嫌弃地撇开关系,半真半假的说,“既然那么想照顾小北,干脆国赛让着他点吧?”
  这话一出,刚才慷慨澎湃的人全没了声。
  平常关照谦让都无所谓,可扯上比赛,这帮视跳水如命的运动员一个比一个不服输。
  “那个,我…”林小北看他让气氛僵了,想要说点什么缓和。可他天生口拙,张了张嘴,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让什么让?”季凌剥开虾壳,用餐巾擦干净手指,目光金贵的扫过他们,凉飕飕地说,“我家小北需要让?别往脸上贴金了。”
  实力北吹发挥稳定,刚才凝固的气氛瞬间热络起来。大家左一句右一句夸着林小北,把少年臊得脸都快埋进碗里了。
  “不是我吹,小北是真的厉“他出场,在座的都是垃圾。这次国赛,你们看好吧。”
  这话说的是狂。可经过一天训练,大家都摸清楚这个年轻小孩的实力和性格,所以没人反驳,还都笑着鼓励他。
  “小北才十八啊,再过两年肯定前途无量。”
  “年轻真好,看好小北国赛拿个名次,代表咱们国家出战。让他们瞧瞧,谁说Z国没有年轻跳水运动员了!”
  “就是,小北你可得争气点啊!”
  即使都有竞争精神,可他们对自身都有基本评判,知道这个项目在国内和世界上的处境,知道Z国现在多么需要年轻选手。
  饭桌上分外热络,前辈们都充满善意鼓励林小北。
  而与此同时,国赛的五位裁判同时收到高层发来的消息——
  ‘无论省队那三个表现多优秀,给他们的分数不能超过八分。’
  毫不知情的林小北在国家队训练了几天,渐渐适应这边的节奏,跟前辈们专心致志为国赛做准备。
  初夏那场雨过后,天气迅速热起来。训练馆旁边栽了几棵树,每天正午太阳最毒辣时候,就有蝉在树上叫知了。
  “热,太热了。”即使训练只穿小裤衩,还是被热的吐舌头。
  林小北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和腿,感觉几天下来身上晒得更黑了。再这么下去,他迟早跟霖逸成为一对非洲兄弟。
  想起季凌那身白皙无暇的皮肤,他十分羞愧。中午休息时间,林小北鼓足勇气叫住左木木。
  “那个,前辈。”因为左木木周身散发出‘生人勿进’的气场,林小北其实有点怕他,酝酿了会才问,“你怎么做到晒不黑的?”
  “没怎么做,天生的。”混了白种人血的左木木理所当然的回答。他目光在林小北的腰腹和笔直的双腿间巡视两圈,不动声色的抬眼,把目光定在林小北尚带稚气的脸上,“你很怕晒黑?”
  “也不是很怕…”林小北望向正前方,季凌经常做的位置。
  今天季凌不知道去做什么了,没有像往常那样坐在前面。要是季凌在,林小北也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的跟左木木讨教。
  “就是,我有点太黑了…”林小北说话很小声,不敢看左木木,有点自卑的意思。
  以前在省队,林小北并不觉得肤色黑有什么。反正要黑大家一起黑,谁也别取笑谁。
  可现在季凌天天过来晃悠。他长得又白又好看,还有好多人喜欢。大家都知道两个人的关系,有意无意就会说点什么。次数多了,林小北也慢慢变得在意起来。
  他心思太明显,都写在脸上。左木木看出来,了然的说,“知道了,等会训练结束,你跟我过来。我宿舍有几瓶防晒霜,拿给你用用。”
  “可以吗?”林小北感激地看着他,看左木木雪白雪白的,问,“你用防晒霜啊?”
  “怎么可能?”左木木递给他一个愚蠢的眼神,“霖逸用。”
  “呃…”林小北失语。
  看霖逸黑到只剩牙和眼白的脸,林小北很担心那防晒霜有没有功效。
  季凌白天忙着处理事情,晚上算着林小北训练结束了,才赶来接他回去。
  他知道自家小孩的习惯,每次训练完还得私下再磨蹭会,所以并不急着提前过来。可没想到季凌到训练馆,才知道林小北已经提前离开了。
  “他跟左木木到他宿舍去了。”有个队员告诉季凌。
  左木木。听到这个名字,季凌虚虚眯起眼,“有说去做什么吗?”
  “没说,他俩刚结束训练就走了。”
  “我知道了。”季凌拿出手机,要给林小北打电话问问情况。拨出号码,按下通话键前,季凌顿了顿把手机收起来,决定亲自去看一趟,免得自己小孩被人调戏了。
  倒不是因为季凌太敏感,而是天生的直觉告诉他,那个叫左木木的混血,跟他是一类人。
  虽然其他人都在起哄左木木跟霖逸,可季凌能看出来,他们之前没有任何类似爱情的东西在。反而是左木木每次看林小北的目光非常特别,并不是敌意,而是…
  侵占欲。
  啧,真是不省心。季凌打听到左木木的房间,卸下一身懒筋从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两个人令人遐想的对话。
  “这里还要吗?”左木木声音清清冷冷的,平常总是带着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淡漠。这会可以压低了些,听上去有些暧昧。
  “不要了…”林小北的声音有些含糊,明显是处在很舒服的状态。
  “裤子先脱了吧,”顿了顿,左木木又说,“内裤也脱了,我看看你里面。”
  “啊?”脸皮薄的小少年有些犹豫。
  “害羞?”左木木戏谑的说,“第一次?”
  “倒不是第一次…”小时候在季凌面前脱裤子的次数多了,长大后偶尔也有几次。林小北揪住内裤边,总觉得不太习惯。
  被季凌之外的人看,有点…
  “那就更没什么可害羞了,这种事挺正常。”左木木装作无所谓地语气,淡淡地说,“住在隔壁那两个…就你省队的队长和副队长,每天晚上还互相打飞机呢。”
  “什么?”打飞机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林小北瞪大眼睛,脑子里出现了不和谐的画面。
  “宿舍里这种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