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了这个消息,私下里上下打点搜查证据。按照现

你等着,我这就给张副…”裁判长说着,到口袋里摸出手机,想要给他嘴里说的张副打电话。
  然而他前前后后摸了所有口袋,都没有找到手机。
  “呵…”季凌冷笑了声,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东西,朗声念道,“这次国赛,把省队所有人的分数都压下来,尤其是那个叫林小北的,千万不能让他晋级。发件人,张副局…这个张副局是谁?”
  裁判长脸色绿了,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口袋里的手机怎么到了季凌手里。他连忙辩解,“不是谁,你不要随便污蔑我。”
  “哦?”季凌以为深长的拖着尾音。
  下一刻,手机上的内容完整的投映在原本用来计分的屏幕上。大家都没想到国内的体育竞赛会有如此骚气的操作,纷纷指着上面的内容指指点点。
  马力站在跳台上准备比赛,看到骚动也停了下来,环抱胳膊望着屏幕,悠悠吹了个口哨,忽然觉得季凌前所未有的顺眼。
  不愧是我男神。
  “你到底怎么拿到我手机的?”裁判慌里慌张的站起来,“偷窥别人隐私,这是犯法你知道吗?”
  “是吗?”季凌顺手把手机扔给跟在后面的经纪人,语气不甚在意的应了声,反问,“那…恶意打压运动员也是犯法,你知道吗?”
  “谁说的?哪条法律规定了!”事态已经曝光,裁判长见瞒不住,索性豁出去抹开面子说,“这件事有上层授意,你凭什么乱管闲事?”
  “嗯,说的真好,我是没资格管。”季凌微微欠身,轻巧的拿掉眼镜和口罩,露出他那张很有辨识度的脸。
  “啊…”林小北隔着泳池看到季凌的动作,轻轻叫了声。
  阴霾忽然散了,阳光透过云层照下来,一切都变得明媚起  倒不是他盲目相信小北。之前他看过马力的训练,实力当然是有,动作也很标准。可他的上限已经到顶了,要想突破很难。
  而林小北是标准的比赛型选手,上限不可估量。
  其他几个人没咬牙,想赢的念头侵占他浑身整个细胞。长到十八岁,从未有过如此真切的临场感。
  林小北放空自己,摒弃脑内所有杂念,背身站在跳板上,纵身一跃——
  ...
  跳水比赛正式结束,阴了几个小时的天空淅淅沥沥飘起小雨。
  更衣室内非常安静,空空荡荡仿佛没有人在。
  陈立推开吱吱呀呀的门板,站起来绕过几排柜子,在角落找到从结束到现在一直躲在这里的马力。
  他蜷缩在角落的阴影处,整个人显得无比落寞。
  窗户正开着,从外面飘进来的雨丝落进来,在马力脸上落下两道水痕。
  安静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长得眉目端正,特别帅。
  “喂,Marry你这摆的什么死人样?”陈立从架子上扯下来一条大毛巾,劈天盖地遮在他脸上,弯下腰半跪半蹲着替马力擦干头发,故作轻松地问,“你拿了冠军啊,选拔赛第一呢!现在应该跟我死命炫耀,把我鄙视到尘埃里才对。”
  马力任他像擦狗毛似的拨弄自己头发,依旧蹲在角落没有动。
  他抿介绍完,开始正式训练。
  “你们中间好多人我都是第一次见,咱们先互相了解下摸个底。就从…”教练在他们脸上转了圈,目光停在霖逸脸上,朝他招招手,“从队长先开始,你过来。”
  其他人倒抽一口气。
  按照队长现在的水平,前任总教练都没什么能够教他的。现在这教练还真是够狂,一上来就拿队长开刀。
  教练把霖逸叫出来,喊了几个口令,“稍息、立正。向前后左右转。”
  “啊?明显温柔了。
  “双已经脱了,求你快正面上我!”
 
 
第31章 风雨欲来
  “你们的节操呢?”马力满脸写着不忍直视, 摇摇头鄙夷地说, “季凌有啥好喜欢的?”
  陈立惊讶地说, “Marry,你以前不是季凌迷弟,比赛前还要对他照片磕三个响头那种吗?”
  “我那是年少无知!”黑历史被他赤裸裸的抖出来, 马力恼羞成怒,当着爱豆的面大声说,“我现在已经脱粉了!”
  林小北缩在季凌身后, 左手裹紧浴巾右手拉住他衣角, 怯生生的探出个脑袋看着他们。
  早就知道季凌人气不低,没想到这么受欢迎, 在国家队也有一堆人喜欢啊。
  见他们因为季凌疯狂,甚至说些非常大胆露骨的话, 林小北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点无端的生气。
  “我说…”季凌看他们已经习惯这种局面, 慢条斯理的抬起金贵的手,指着那个求上的人说,“你转过去。”
  “啊!”被点到情很正常,不过我跟霖逸没搞过。”左木木再接再厉,循序渐进,“这个要涂全身,你…”
  “你就林小北知道他的意思,郑重的点点头,“我会调整好心态的。”
  上次选拔赛后,马力没跟林小北解释什么,教练和陈立也没找他谈话。甚至就连季凌,也没有安慰太多。
  开始两天,林小北还有些迷茫,不太能缓过来。后来他看到马力跟自己相处的态度,渐渐就明白过来了。
  比赛是一时的,队友是永恒的。到了赛场上,无论对面是谁,都要做到全力以赴。
  “谁让你调整好心态了?”陈立扬手想抽他,余光瞥见季凌‘你下手试试’的眼神,又很怂的没敢照着林小北脑袋抽,转而拍怕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你尽力去跳,别管我们。下了跳台,我们永远是你的依靠。可站上去,就只剩下你自己了,知道吗?”
  只剩下自己…
  林小北细细体对劲吧,我觉得17号跳的比所有人都好,怎么会是倒数第三呢?”
  “倒数第一和第二也很厉害啊,就算比不过现在的第一名,拿到前五肯定没问题。”
  “我以前没看过跳水,不知道打分标准,刚才去百度了下,好像规定动作完成就要给八分以上。这几个裁判怎么了…”
  第二轮全部结束,屏幕上出现两个动作之后的整体分数,最后三个名字扎眼的可怕。
  教练终于忍无可忍的站起来,朝着裁判骂,“是不是看跳水比赛也能得职业病?你们几个要是瞎了快点回家做手术,别在这里埋汰运动员了!”
  裁判长听到话,转后面那双眼睛一定锐利又冰冷,带着淬了毒的寒光。
  “林小北怎么了?他努力上进,长得还可爱。”季凌走到他跟前,居高临下望着裁判长,一脸嫌恶,“像你这么磕碜埋汰,跟垃圾堆榨出来的地沟油似的人,连给他舔马桶都不配。”
  “你是谁?”裁判长想了会,才记起来这个人刚刚坐在教练对面。他镇定下来,强撑着拿出威严,“助理教练吗?知道在比赛时,威胁侮辱裁判会有什么后果吗?鉴于你的行为,我甚至可以让林小北禁赛!”
  季凌丝毫没有因为他的威胁动摇,依旧站在那里,周身都是肃杀的气息,“你试试啊。”
  “五分。林小北默念着这个分差,第一次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不好好学习,导致现在他根本算不出十五分用多少难度系数差可以补回来。
  他检过号,往跳台那边走呢,转过眼看见季凌。
  季凌正好也在看着他。
 
 
第35章 候补位
  林小北动荡的心瞬间踏实下来, 仿佛从冰冷的高山之巅落到柔软温暖的棉花中, 有了寄托有了依靠。
  他忽然什么都不怕了, 也懒得耗费时间,用他本来就不高的智商考虑15分差到底要用多大难度系数追平。
  林小北挺直脊骨,镇定的走上跳台。从这里开始, 他要做的,是每一次全力以赴!
  …
  “干杯!”
  国家队现役成员围着圆桌坐了一圈,透明的玻璃杯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杯中五颜六色的液体溅出来, 交融在一起变成某种看起来就危险的液体。
  训练期间,他们是不能喝酒的, 只好用营养师建议搭配的各种果蔬饮料代替,追求一种庆祝的氛围。
  “准备了这么长时间, 各位比赛都辛苦了。”霖逸睁着一双快瞎了的眼,举着被子对着不知道哪边空气, 正儿八经的说,“但是大家也都知道,世赛近在眼前。我们不能松懈, 要积极…”
  “你说话之前, 能别对着垃圾桶吗?”左木木抓起桌上的眼镜架在霖逸的鼻梁上。
  一直憋笑的几个人终于忍不住,拍着桌子狂笑出声。
  “哈哈哈,你给他眼睛做什么!”
  “队长还等着垃圾桶鼓掌撒花呢。”
  “咦,我之前记得你们不是在这边吗?”霖逸干咳了两声,转过来清了清嗓子说, “总之就是我刚才说的,要参加世界赛的几位队员好好训练,在更大的舞台上展示自己的实力。没有选中的,更要好好训练,争取明年能站上更高更大的舞台!”
  他一番陈词,说的慷慨澎湃。其他人受到感染,跟着鼓掌叫好,群情澎湃。
  林小北坐在他们当中,目光低垂,捧着果蔬汁慢吞吞喝着。
  霖逸说的哪两类,他哪边都不是,处境尤其尴尬。
  今天比来。观众席上的人一眼就认出娱乐圈消失好久的顶级流量,不约而同的愣住,以为眼前看到的这是一场幻觉。
  他们眨眨眼,再睁开。过了很长时间,季凌还是在那里,看起来活蹦乱跳的,并不像工作室说的那样死了。
  现场群众爆发了。
  “嗷嗷嗷!季凌!是真的季凌!”
  “卧槽来看运动会居然遇到男神,票价真是太值了!”
  “愣着干啥啊,快拍照…等等我转过去,帮我拍个跟男神的合照。”
  季凌几天前就知道的进程估算,应该已经找到了那个‘张副’,并且给他一个痛快的了断了。
  裁判长嘴里的张副是体育局的领导,今年之前在省上当领导,有个练跳水的侄子,叫张彬。
  整件事实在太明显,季凌没费什么功夫就把线摸清楚了。林小北那个脾气,很少能得罪人,要查起来再容易不过。他本来想着观察一会,要是小孩受不了这种程度的挫折,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那些人解决了,别让他接触这么肮脏的事。
  看到林小北表现后,他忽然有了更好的解决办法。这种事情太猖狂,今天出现在林小北他们身上,要是没有人站出来制止,明天就会发生在其他人身上。长此以往,到底把运动员当什么了。
  “我确实没有资格管,”季凌站在喧闹于纷嚷中,表情漠然目光冷淡,眉宇如一道锋芒。
  他说,“但我要是想管,你觉得,谁能拦得住?”
  裁判长做梦也没想到,一直默不作声呆在那里的会是季凌。论身份地位,季凌跟他们所处的圈子不同,怎么都扯不上关系。
  可他的国民度和号召力摆在那里,身上有公众人物得天独厚的光环附体,随便一个曝光把这些阴谋公之于众,恐怕整个体育局都会得到肃清。
  “你…”裁判长心惊胆战的看着他,心里有些犹豫,摸不准要不要服软,兴许季凌还能放过他们。
  还没等他想好,季凌视线在其他四个裁判脸上扫了圈,转身走了。其他四个人连忙低下头,不敢看他,心里担忧又庆幸。
  季凌回到位置上,双腿金贵的交叠一副睥睨众生的模样。反正已经掉马了,他也懒得再把口罩和眼镜带回去,约过众人坦然的望向林小北。
  林小北脸上无端有些热,他强迫自己忽视季凌的目光,抬头望向站在跳台上的马力。
  马力发现,朝林小北眨眨眼,竖起大拇指。然后挺起脊骨,沿着跳板往前走。
  观众席上一秒还在议论季凌,猜测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下一秒,注意力都被马力拉过去,看他干脆利落的跳下来,完成了一个相当漂亮的三周半。
  裁判经过刚才一闹,没敢继续作死,老老实实给出原本应得的分数。马力的名次迅速提升了一大截,渐渐逼近排名中游。
  “加油!”
  “加油啊,你们是最棒的!黑幕真是太恶心了,大家快去微博上刷一刷,把热度搞上去。”
  “季凌的私人号和工作室都已经发了前因后果,还有相关证据,大家快去转发啊。”
  “对对,不能让运动员白白受委屈。不过之前扣的分,现在还能加回来吗?”
  左木木皱着眉问霖逸,“他们之前扣掉的分数,之后还能加回来吗?”
  “应该…”霖逸紧紧皱着眉,为难的摇了摇头,“国赛没有这样的先例,世界赛倒是有,可也不是针对Z国队员。”
  “那他们几个…”左木木无意识的磨磨牙。
  霖逸抿紧唇,看他们跳完第四个动作,名次都明显的网上攀升。他思索了一会,无奈地说,“其实重算分,改变也不会很大。咱们国家队有几个人实力还是在线的,压陈立和马力没问题。他们分数即使正常,也很难进入前三名。”
  左木木不知道他是真的忽视了,还是有意避重就轻。他转过来看着霖逸,直截了当的问,“那,林小北呢?”
  “他…”
  林小北已经结束了第四个动作,现在总分排名第五,跟第一名差三十七分,跟第三名差十五分。
  他没有表露出紧张,还是平稳的调整自己吐息,准备最后一个动作。
  霖逸看过去的时候,少年抬头望着天边,目光穿透乌云,抵达广袤的天地。
  从见到他的第一面起,霖逸就知道,林小北绝对不是池中物。
  霖逸呼出一口气,“我相信他。”
  没想到比赛会变成这样,场上所有人都悬着一口气。他们知道,林小北如果前两个动作正常打分,现在应该是保三争二的位置。
  加上刚才那个让人惊艳的世界难度动作,拿到第一名也不是没可能。毕竟别说Z国,就是放眼世界,也没几个人能完成倒立跳水的动作。
  可他现在还在第五名,前面隔着不可逾越的差距。国赛有规定,不能做重复的动作,也就是他无法再用倒立两周半力挽狂澜了。
  事实上,林小北心里清楚,他现在倒立入水,八成要失败。几个动作下来已经消耗了相当的体力,加上他的情绪也受到波动,肯定无法像刚才那样稳操胜券。
  最后一轮开始。
  “小北,”排在前面的陈立仿佛知道大局已定,他临出发前拍了拍林小北的肩,很低很低的说,“咱们队今年,都要靠你了。”
  “啊?陈哥…”林小北想叫住他,问那句话什么意思,陈立已经先走过去,到跳台下准备了。
  “你别怪他给你压力,”在他后面的马力突然开了口。
  林小北转过去,不解的看着他。
  马力望着记分牌上,他跟陈立的名字升了几个,却明显到不了前三。
  即使分数正常,他们离前三也有很大的差距,这就是两个人的极限了。
  “我跟队长,没办法进世赛了。”面对这个结果,马力接受的从容而镇定,“你要加油。”
  “小马哥,我…”林小北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他们一个队伍,朝夕共处,彼此看着对方训练。
  那两个人有多努力,他都清清楚楚看着。
  他们已经不是刚进队的年轻队员了,世运会三年才一届,错过这次,或许等不到下次他们就该退役了。
  苦练十年,却连站上去的机会都没有,他们该有多绝望啊。
  “你小子,现在是分心的时候吗?”马力压下所有情绪,照着林小北的腿踹过去,“睁大眼睛看看,你还在第五名呢。要是出了什么状况,你也没办法进世赛了!”
  林小北连忙调整状态,站的笔直,忍下难过大声的说,“嗯!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真是欠揍。”马力推搡了一把,“行了,准备去检号吧。”
  “嗯。”林小北带着号码牌,走到检号区。
  这时陈立和他后面紧跟着的几个也跳完了,之前排在林小北前面的四名跳过去两个,发挥都中规中矩,算是无功无过。
  十五分、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