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要参加比赛,又不能自私的抢别人的位置。大家

打小闹,而是真正站在跳台上,非输既赢的竞争。
  他拳头在身侧握紧,有些紧张。
  时间被按下慢放,一秒过得像是一年。不知道等候了多久,广播才通知比赛正式开始。
  观众席这边,陈立看排在前面几个人花式落水,飘了个口哨凑过来胳膊搭在季凌椅背上,“你们觉得马力和小北谁能赢?”
  “小北。”实力北吹季凌毫不犹豫的回答。
赛到最后,林小北还能心无旁骛的继续比赛,以标准完美的一跳做为结束。最终成绩出来,他以微弱的零点几分优势,拿到了第三个入选名额。
  本来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他从倒数第三拼到这个位置,所有人都高呼奇迹,不可思议,为林小北喝彩欢呼。
  然而光鲜褪去,事实的真相沉淀下来,才会发现一切并不是看起来那么顺遂。
  他,林小北。
  现在是国家代表队——候补成员。
  候补啊,林小北低头抿了一口玻璃杯中的果蔬汁,没有尝到丝毫甜味。喉间有些微发苦的意思,沉的他抬不起头。
  坐在旁边的马力和陈立跟着其他人嘻嘻哈哈,有说有笑。转过来看见林小北的表情,想要安慰他,又沉默了。
  他们对林小北寄予厚望,遇到这种事情,心里也充满了无可奈何。
  今天比赛上黑幕的事闹得特别大,到现在还没平息,闹得愈演愈烈。网上的人纷纷站出来声讨怒斥,各大营销号转发站队,要求还体育界一片净土。
  后来官方知道压不住,给出回应。显示撤除张副目前的职位,把他带去调查。还没等做出下一部动作,就收到上层直接施压,彻底肃清体育局,扭转不良风气。
  ‘运动员是为国家争光的英雄,不是你们趋炎附势的棋子!’高层领导对此非常生气,目前体育局上下一片动荡。
  然而即使这样,他们得到的分数也已成定局。林小北起码还有随队去世界赛的机会,而他们两个的今年,已经结束了。
  酒终人散,终于可以撤去强颜欢笑。陈立和马力肩并肩走出饭店,站在一片幽蓝的天空下。
  “马力…”陈立看着他的模样,有些担心。他很少叫马力的名字,两个人也几乎没有正经说话的时候。
  平常他们总是打打闹闹,要让不知道的人看见,还以为他们有多大的血海深仇。
  “怎么?”马力转过去,平淡的望着他,“我没事。国家队厉害的人太多了,我就算…也上不去。”
  “你挺厉害,真的。”陈立难得真心实意的夸他。
  马力像是没听到,低头迈开腿往前走,“回去吧。”
  酒店到他们住的宿舍距离挺远,走回去起码要半个小时。他们俩并肩走着,中间距离不到十厘米。
  路上的行人很少,大多也跟他们一样慢悠悠散步,看起来无忧无虑的样子。
  马力低头望着两个人相互依偎的影子,心里涌现出些许悲凉。他们像是两只断了翅膀的鸟,抱在一起互相舔舐伤口。
  陈立顺着他目光看过去,鬼使神差的,伸手过去拉住他的手。
  马力僵了下,没躲,维持原本的步调,继续慢慢往前走。
  月光落在后面,洒了满地。
  …
  “所以,你是喝果汁把自己灌醉了吗?”季凌戳了戳林小北的脸,捏住他的腮帮子,把他嘴角扯起一个滑稽的弧度。
  林小北任季凌动作,低垂着脑袋脸上没有笑意。他蜷缩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的仿佛坐化的小和尚。
  “啧。”季凌哄了会,看他没有要恢复的意思,懒得再浪费口舌。
  坐到旁边大大咧咧伸出手揽住林小北的腰,把他按到怀里。
  林小北身体感受到温暖,错愕地望着季凌,“哥…”
  “你要是有委屈,有不满,尽管说出来,憋在心里算什么。”季好像回到了两个人最初遇见的时候。
  那一年,马力十岁,陈立十一岁。两个人见面谁都不服气谁,互相打了一架。
  之后的相处中,他们有很多较劲打架,把对方视作最大敌人的时候。在磕磕绊绊中,两个人的关系诡异的和睦了很多,几乎成为除了父母之外,互相最亲近的人。
  即使如此,亲吻这种事也是第一次发生。
  马力睁大眼睛,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陈立的脸在眼前放的这么大。
  自己的呼吸中为什么都是他的气息。
  宿舍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马力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急匆匆的推开陈立。
  “呃…”霖逸意识到自己出现的时机不是很恰当,露出了无比尴尬的表情。
  左木木依旧满脸冷漠,仿佛撞破两个男人接吻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
  “队、队长。”马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用手背重重的抹着嘴唇,几乎要把嘴角的皮都擦破了。他瞪了眼陈立,挪开步子保持距离,“你。你们怎么来了?”
  “听你们两个回来了,过来看看。”左木木见霖逸尴尬的说不出话,体贴的替他说,“没想到你俩在打啵。”
  “打什么啵!”马力被他的说法吓到了,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顿时也顾不得想这是自己初吻的事,只惦记着快点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你们看错了,我俩才没有打啵呢!”
  马力说话时用手捶着陈立的胳膊,语无伦次的打哈哈,“谁要跟他打啵啊,我跟把初吻给猪都不会给这货的!”
  无端变成猪的陈立胳膊有点疼,胸口也疼的厉害,仰面朝天翻了个白眼。
  “你们俩刚才嘴都挨在一起,还说没接吻…”左木木看着他们,用仿佛学术研究般的口吻说,“那是他在抢你嘴里的韭菜吗?”
  “咳咳咳!”马力被这个说法吓得晚饭都快吐出来了,他想要辩解,忽然被自己呛到,一张口就是一串清脆的咳嗽。
  没想到这俩人是一对啊,霖逸复杂的望着他们俩,艰难的消化了这个事实。
  “那个,我这次找你们来呢,是有事情想说。”霖逸打断他们关于打啵的话题,生硬的开始阐述来意,“经过今天比赛,我想你们都对自己实力有个大概的预判。”
  马力和陈立听到他的话,同时停下动作望过去,目光变得正经起来。
  “说白了就是,你们应该拎清楚自己的斤两了。”霖逸堵在门口,挡住外面透进来的光,房间里变得无比黯淡。
  陈立和马力在黯淡中沉默着。
  “刚才我听到你们谈话了,不好意思。”霖逸正直的跟他们道了歉,紧接着毫不留情的说,“恕我直言,即使到了明年、后年、到你们退役的那一天。世界赛个人项,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你们的名额。”
  阴霾铺天盖地袭来,把他们整个淹没。
  耳边似乎传来雨落的声音。
  马力有点后悔。
  刚刚陈立问他想不想哭的时候,应该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刚开始训练的时候,启蒙教练总说别放弃,努力,加油,勤能补拙。
  但是这是世界级的竞技项目,万里挑一的概率。再怎么勤奋,没有先天的资质,也撑死只能到国家级水平。
  真是让人绝望,早知道当年好好读书了。把练跳水的经历放在学习上,现在肯定是几十万考生中最拔尖的高考状元。偏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还真情实感不想回头,真是蠢啊。
  “但是,”霖逸在他们彻底消沉之前,拖长调子说,“跳水赛不只有个人项目。”
  陈立猛地抬起头来,“你是说…”
  “还有一项不需要太高天赋,只要你们基本功扎实,足够互相了解,在训练中磨合出满分默契,就可以为国家争光和效力。”霖逸看着他们俩,掷地有声的问,“你们想来吗?”
  “可以吗?”马力颤着声问,“国赛没入选,也可以参加世界赛吗?”
  “双人板不要求个人选拔成绩,只要教练和队长同意就行。毕竟这个项目,看得是双方的同步率的默契。”左木木欠了欠身,作为上一届双人板冠军,以过来人的身份说,“你们别把双人板想的太简单,要站在世界舞台上,按你们现有的程度,动作难度不会降。而且还要在短期练出完全一致的节奏和默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那有什么难,”陈立说,“我们一起训练那么久,他每次撸几分钟我都知道。”
  “艹,他每天啥时候拉屎我都知道,全世界不会比我更了解陈丽丽了。”听说能参加世界赛,马力迅速来了精神,“所以,我们真的可以参加世界赛了吗?”
  “当然…”左木木露出笑容,吊足了他们胃口才说,“不行。”
  “木木,”霖逸不知道这个弟弟到底像谁,明明想要帮他们,偏偏把话说得这么恶劣。他叫住左木木,跟他们俩解释,“你们大概知道,双人板不是我们国家的强势,每年都是从国家队挑几个去比。可就算这样,也不能随便挑,得有个当众考核的过程。”
  陈立问,“怎么考核?”
  “就是几个简单的动作,只要你们步调基本一致,就能跟我们一起去世赛。”霖逸看了下日历,继续说,“现在距离国赛还有一个月,按照惯例我们会在前五天选人出发。在这期间,你们得好好练了。”
  左木木直起腰,递给他们一个眼神,“B馆有双人跳板,祝你们好运。”
  说完,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离开,留下陈立和马力面面相觑。
  马力刚准备说话。
  左木木推门进来,“对了,你们可以继续打啵了。”
 
 
第37章 迷茫的前方
  #国赛黑幕#的话题, 并没有随着比赛结果的尘埃落定而偃息, 反而愈演愈烈。
  以往总逼仄在小圈子里的体育圈得到了空前关注, 铺天盖地的网络声讨让他们无法喘息。
  官方电话时时刻刻都有人打过来,几个领导的照片也被人贴的到处都是,随便看个电视, 新闻里都开始报道这件事。
  网上的风波更加过分,不论打开哪个平台,都有一堆网友激昂慷慨, 为捍卫运动员的比赛权益而发表长篇大论。
  -:我认为在跳水包括其他领域中, 我们国家并不是没有好的运动员。只是咱们运动员在赛场上拼尽全力,在训练时咬牙忍耐时, 某些高层领导的做法实在太可悲。每个为竞技体育奉献青春和汗水的运动员都值得尊敬,无论他们成绩如何, 有没有拿到金牌。
  而为一己私利打压运动员的某领导裁判,你们真的不配为人。
  -:这次要不是季凌参与曝光, 恐怕我们还不知道体育圈背后还有这么龌龊的事,还陷于对中国运动员‘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状态。我以前从来不关注跳水,总觉得咱们国家太丢人。
  现在我终于知道, 不是运动员丢人, 而是背后的勾结让人寒心。从今天开始,我要发动身边所有人关注跳水,死扣规则,每次带香蕉臭鸡蛋进赛场,只要裁判瞎扣分, 我就往死里砸!
  最后,表白林小北!超帅!
  面对声势浩大的网络暴力,在这个圈子里只手遮天的体育局怂了,在全国人民的监督下处置了几个参与人员,完善比赛规则。
  官方几大领导带头发言,倡议‘邀全民监督,还体育界一片净土’,又开了好几场发布会后,才总算让群众气焰稍稍平息下来。
  等到大家终于放过此事,已经是半个月后了。
  初夏彻底埋没在燥热的日光中,滚烫的盛夏焦灼的燎着大地。
  国家队的小苦逼们还在顶着热辣的太阳训练,努力把自己从非洲部落的普通群众,变成酋长级别的黑蛋。
  常规训练结束,没有进入代表队的各自散了。
  选出五名代表队成员还在接受特训。
  林小北跟着其他四位正式队员进行特殊训练,看上去跟那些赛季已经结束的人不同,实际上却又没有什么根本上的区别。他能跟着代表队训练,跟代表对出国看外面赛场的风景,看世界顶尖规格的跳水比赛。
  却无法站上去,领略那里的风和水,没办法用自己感官和每个细胞,体会世运会泳池里的水是不是比较甜。
  同来省队的陈立和马力这两天总是不见人,或许是因为被淘汰,又回到省队带新人了。教练倒是还在,但国赛结束后再也没有关注过林小北。
  被遗弃了吧。林小北的迷茫陷入顶峰,像是站在晴天的乌云下。周围都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只有他笼罩在无边无际的阴影中,不见天日。
  活了十八年,林小北好像突然明白了迷茫的感觉。
  教练正在给他们进行最后的冲刺训练,打眼看林小北思想正神游天外,找不到北,扯着嗓子喊了声,“林小北!”
  “啊?”林小北慌忙回神应了声。
  “我这边通知比赛安排呢,你好好听着凌揪住他的发尾,扯了扯,似乎是在测试他头发结不结实。
  “我没有什么委屈…”林小北小猫似的蜷缩在他怀里,身体慢慢放松下来,靠过去,声音轻轻软软的。
  “跟我有什么不敢说的,嗯?”季凌非常符合流氓本性的凑过去,下巴搭在林小北肩上,说话时唇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你要是想,我这就让他们把分数改回来,把你提到正式选手里。”
  “我…”林小北想了想,摇了摇头,“可是,那样的话,他们好不容易进入正选的人怎么办?这样不合适。”
  “啧,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圣父的时候。”季凌想法很简单,他只要林小北开心就够了,其他人能不能参加比赛,跟他有什么关系?
  况且……
  “再说,那本来就是你的位置。”季凌说,“你之前被扣掉的分数,都能赶上第一了。”
  林小北看着他,固执的说,“在赛场上没有什么本来不本来,裁判打出的分数就是一切。我上去了,他们必定会下来。”
  “那帮裁判打出的分啊…”季凌露出嘲讽的表情,没继续说下去,转而问林小北,“那现在你没办法参赛了,要怎么办?”
  “我…”林小北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他陷入很矛盾的状态,既想都是练跳水的,谁费的努力不比谁少,不能因为自己的梦想践踏别人的希望。
  可要是真的这个陪跑一个赛季,他实在不甘心。
  “季凌哥…”林小北在他怀里抬起头,望着季凌,咬咬牙,“我有个请求。”
  “怎么?”季凌揉揉他的头发,“终于决定让我帮你把本来的分数讨回来了?”
  “不是,”林小北摇摇头,为难地说,“那个,这件事你能不能别插手了。”
  听到他的话,季凌虚虚眯起眼睛,很想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屁孩按到膝盖上打屁股。
  今天林小北表现确实出色,自我调节也很棒。可要是没有季凌后续帮忙,这件事根本不可能轻易了断。即使他选上了,也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被除名。
  季凌为了他,甚至利用了自己积攒多年的知名度。现在随便打开一个论坛,热门里肯定明晃晃挂着季凌两个字。粉丝们知道他在酒店住着,现在还在下面轮流守着。
  他为了林小北,做出最大努力,想要帮自家小孩扫清前路。结果费了好大力气,换来他一句‘你别插手’。
  好生气啊。
  生气到想干死他!
  林小北感受到危险临近,连忙在强烈的求生欲趋势下解释,“我不是让你别管我的意思,只是这件事,我想自己解决。”
  “你要怎么解决?”季凌冷飕飕的问。
  “我现在是候补,按理来说只有正式队员出事或者表现不佳的情况下才可以出场。”林小北眼睛亮晶晶的,充满了期盼,“但是,只要我表现的比他们都好,也是可以参加正式比赛的吧。”
  只要自己足够努力,一定!林小北冒出这个念头,忽然觉得前方又是春光明媚。
  然后一盆冷水浇下来,熄灭了他眼前的太阳。
  “呵呵,想的倒好。”最强北吹季凌总算下线了一次,“前面几个都是国家队精挑细选出来的,练得时间比你长发挥比你稳定,还有霖逸和左木木两个拿过金牌的,你怎么才能做到比他们都优秀。”
  林小北瞬间蔫了,“也是哦…”
  “其实还有个办法,”季凌眼里闪过一阵幽光,“如果他们出事的话…”
  要是那几个人都没办法比赛,林小北这个候补自然就能上场了。季凌感觉这个想法实在太棒,拿出手机就要让人守着找几个美女给他们,让这帮队员都破了童子功。
  “不行!”林小北连忙按住他的手,“这样做是不对的!”
  “啧,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季凌扔掉手机,扬起头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的顶灯,“还能怎么办?”
  与此同时,左木木跟霖逸回到宿舍。
  “要怎么办?”左木木靠在架子床的支撑杆上,目光淡漠的望着霖逸,“第三名没办法参加正赛,只能在候补位置上看着咱们跳。你要让林小北这么耽搁一个赛季吗?”
  “这个位置实在尴尬…”霖逸挠了挠头发,腿一搭坐在身后的桌子上,原本就黑的脸更黑了,“按实力,他应该是第一第二的。可是现在把他提上来,没有先例,也很难跟前面的两个人交代。”
  左木木掏出手机,垂眼望着屏幕。林小北跳水的几段视频被观众录下,推送到各大网站的热门。
  视频里的少年目光干净清澈,带着勇往直前的果断和干脆。他从游泳池里钻出来,全身带着湿漉漉的水汽,晶莹的水珠顺着锁骨滑过胸腹、腰部、人鱼线、没入两条大腿中间,真是该死的诱人。
  但是比起他本身的诱人,林小北跳水时给旁观者的压迫感久久挥之不去。那个孩子,肯定会成为比霖逸更接近跳水大魔王的选手。
  “没办法调啊,”左木木收起手机,淡淡的说,“那把我的位置让给他好了。”
 
 
第36章 双人板
  “那把我的位置让给他好了。”
  左木木漫不经心的说。
  霖逸难以置信的望着他, “你说什么?”
  “只要正式选手没办法参加比赛, 候补就可以上吧?”左木木盯着他, 浅色的瞳孔透出一渺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看着霖逸,重复刚才的话,“把我的位置, 让给林小北。”
  霖逸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旁边宿舍的门开了又合,住在隔壁寝的两个人终于慢悠悠走回来了。
  想起他们今天的遭遇, 霖逸暂时中止跟左木木的对话, 分神把注意力放在墙的那边。
  陈立和马力拉着手走了一路,回到宿舍时非但没有放开, 反而握的更紧。
  “马力。”陈立关上门,顺势把马力压在门板上, 左手牵着他,右手越过他的肩膀按在门板上, 几乎把马力整个圈在怀里。
  这种类似于壁咚的姿势让马力有些尴尬,他不自然的动了动身体,“怎么?你又抽风了吗?”
  “你要是难过…”陈立犹豫了下, 斟酌着语气说, “就哭出来吧?”
  “啊!陈丽丽你说什么呢?”马力瞬间炸了,想起上次丢人到在他怀里痛哭的事,一下子推开陈立,甩着胳膊想挣脱他的手,“我才不会哭呢!说到底我为什么要哭, 这次我是第八你是第九,比丢人是你更厉害吧!”
  看他还有力气骂人,陈立放心了些,“是啊,我比较丢人。”
  “切,反正都没选上,丢不丢人也都那样了吧。”马力装作不介意的掰开他的手指,转过身往床上走,不想让陈立看到他狼狈的模样。
  刚走出去两步,手腕被陈立握住,用力向后拉了一把。他整个人身体后倾,重心不稳栽了下去,后背贴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两个人意识都无比清晰,情绪也没有什么不对。这个时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他有些羞臊不知所措。
  “喂…”马力不安的动了下,总觉得目前这样的处境有些微妙。
  “别动,”陈立手环住他的腰,整个人从背后靠过去,把他抱得死紧,不给人丝毫活动空间,“看着你的脸,我可能没办法说话。”
  马力真的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