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听到了顾峥的话语这仆役才反应了过来他露出了

“混蛋!”孙二娘狠狠的甩了一下手中的马鞭,朝着前方恨恨的喊道:“你别想就这么甩掉我,这一路上你没甩的了,现在更是没门了!”
 
    可惜跑远的顾峥,整个人都消失在了江南水乡清晨的巨大的水雾之中。
 
    等到孙二娘穿过了扛着小框,推着大车,熙熙攘攘的早起进城的百姓队伍之后,顾峥早已经不见了踪迹。
 
    拒绝的意思是那般的明显,气的这个小妞是直跺脚。
 
    而罪魁祸首的顾大爷,却是站在杭州城内一座再寻常不过的府邸院落的外边,噔噔噔的敲响了这个院落的侧门。
 
    “谁呀?”
 
    一个疑惑的声音想起,门房开启了侧门上的小窗。
 
    待到看清楚来人了之后,那个仆役则是热情的就将整个侧门都打了开来。
 
    “哎呀呀,这不是顾恩人吗?你何时回到的这杭州城?”
 
    “可是来找我们老爷夫人的?快请进,快请进。”
 
    说罢,竟是打算将顾峥引进院落之中,反身回去找人通禀了。
 
    而顾峥则是一把抓住了这个心急的仆役,阻止了对方的行为,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的来意。
 
    “咳咳,那啥,我今日回来的匆忙,改日再过来拜访你们家的主人,我这次过来主要就是想来看看黄杏儿的。”
 
    “她可一切安好?”
 
    听到了顾峥的话语,这仆役才反应了过来,他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赶忙点头到:“你问的黄杏儿姑娘啊,她一切都好,我这就去找我家的婆子,到内院中将杏儿姑娘给叫出来。”
 
    “顾壮士,你看这样可好?”
 
    顾峥点点头,表示感谢,这仆役手脚麻利的就转身而去。
 
    须臾的功夫,这侧门的走廊上就返回来了一道倩影。
 
    也算是那仆役有眼力,竟是自己寻了一个旁的由头,躲开了两个人的相见,终于给了顾峥一个能够与黄杏儿单独说话和询问的机会了。
 
    这一面,隔了无数个日夜的千言万语,骤然相见的两个人,竟是相对无语了起来。
 
    反倒是顾峥清了清嗓子,将黄杏儿上了下打量了一遍之后,就开口问道:“这一路上可还算是顺利?”
 
    黄杏儿看到顾峥最先关心的是自己的安危,终于一扫这多日不见的忐忑不安,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嗯,顾大哥,我们这一路上因为听了你的建议,行进的速度还算是快捷。”
 
    “再加上你派出来的那一群兄弟,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这一路上的几次拦路抢劫和难民冲突,都被他们给提前预知并安全的避开了。”
 
    “还有就是,顾大哥的师兄弟们,对于我的主人全家的安置,都给了妥善的安排。”
 
    “小丫鬟我,简直都不知道怎么才能答谢顾大哥对我们全府人的大恩大德了。”
 
    说完这些,黄杏儿就是一个个盈盈下拜,让毫无防备的顾峥,赶忙就一把将其拉了起来。
 
    “哎呦我的吗,我可受不了这个,你若是真觉得这恩情大了,那么咱们那个救命之恩的誓言,你看就算是我偿还清楚了怎么样?”
 
    听到了顾峥这般逗趣的话语,黄杏儿猛然一个抬头,她瞪大的双眼中,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在顾峥那一脸的坏笑当中,直接就红了眼圈。
 
    “顾,顾大哥,你,你当初说的那些话,真的不算数了吗?”
 
    这话音刚落,那豆大泪珠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扑拉拉的直往下落。
 
    不好,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顾峥一看不好,就赶紧一个箭步上前,举起他因为长期练刀而磨出来的薄薄的茧子的手指肚儿,笨手笨脚的就给黄杏儿抹起泪来。8)
 
 429 第十世界的回归
 
    一边抹着一边还不忘记好声好语的哄着:“杏儿啊,你说这事儿闹得,我跟你开玩笑的啊。”
 
    “我这般风尘仆仆的,还未归家就先跑过来看你,难道就是为了跟你说一声我不负责了吗?”
 
    “你咋那么傻啊,我都说过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现如今我人在这里,你难道还不明白为什么吗?”
 
    被顾峥这情深深的话说的,黄杏儿也顾不得哭了,她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呢,脸上却带着呆呆的表情问道:“为什么啊?顾哥哥?”
 
    “因为啊,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你,见见我未来的小娇妻,见见为我生儿育女的黄杏儿,是否一切安好。”
 
    这一句话就让手下的小丫鬟破涕而笑,整个圆脸蛋再一次的飞霞而过了起来。
 
    看到一旁的小丫鬟被自己安抚了下来,顾峥就按照预定的台词,朝着黄杏儿说出了自己的承诺:“等我禀告了师父,就找人来上门给你赎身。”
 
    “我想那李清照夫人,也不是那般会难为人的人。”
 
    “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你来操心了,你现在只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乖乖的在家中等我,可好?”
 
    黄杏儿的头点的是幸福满满,两个人诉说了一阵对于彼此的想念之后,顾峥就退出了赵家的大院。
 
    在这个刚刚开始热闹的杭州城内,顾峥就与委托人的小球,做了最后的道别。
 
    “你我在协议上规定的愿望,我已经帮你全部的完成。”
 
    “是时候到了说分别的时刻了。”
 
    现如今收取了昏君系统的能量,委托人的心愿也已经被自己完成了个十成十的地步。
 
    再在这个世界中待下去,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了。
 
    剩下的路,对于现如今的委托人来说,有很多种的选择,到底应该怎么走下去,这就不是顾峥所应该操心的了。
 
    否则这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中的人生,而不是委托人自己的人生了。
 
    想到这里的顾峥,就再一次的朝着委托人摆手道别,在自己即将消失的最后时刻中,扔下属于自己的至理名言。
 
    “跟着心中最为渴望的那个声音去行事,这一辈子做到无悔,那就是一个侠客最大的道义了。”
 
    可是委托人的小球却是带着几分的焦急:“可是孙二娘你还没帮我搞定呢?”
 
    而顾峥在消失前的最后一句声音无情的传了过来:“你的委托协议里可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你想要左拥右抱,自己想办法搞定!”
 
    “老子又不是来帮你泡妞的!你愿意带绿帽子被我吃干抹净多少个女人?!要脸不!!”
 
    “我还害怕我一控制不住,肾亏呢!”
 
    吼的舒畅了的顾峥,直接携带着笑忘书,正式的脱离了这个空间,而委托人的小球也因为惯性的缘故,嗖的一下就没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内。
 
    是啊,剩下了这么多的恩恩怨怨,还需要自己去了解,又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