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万豪彩票登录一把将九尾狐的尸体掀起来

这意图他并没有说出来,甚至一丝不满的神色也没有,一直到他别过傅玉书,下了武当山,然后他才发出两声冷笑,也只是这两声冷笑而已。

傅玉书表面上亦没有任何的表示。

是夜三更,在寒潭之内,傅玉书才在天帝面前说出自己的计划:“今日一战我虽然隐藏实力,险胜管中流,已能够在武当弟子的心中树立威信,另一方面,亦给足了管中流面子,这个人心高气傲,好大喜功,以为我与无敌必然会两败俱伤,一定会倾全力攻陷无敌门总坛,到时候,我们再收拾他也不迟。”天帝看见自己的孙子有这般心思,当然大乐。

同一夜,在无敌门总坛之内,独孤无敌亦作出了一个决定──将独孤凤许配公孙弘。

公孙弘大乐,独孤凤却大惊,将自己关在房中,拒见任何人。

消息很快传遍无敌门总坛,连侍候沉曼君的丫环月娥也知道了。

沉曼君听到这消息,并没有任何表示,呆坐了半个时辰,才吩咐月娥将独孤无敌请来。

无敌考虑了一会,才动身前往龙凤阁!

夜风吹透窗纱,沉曼君始终坐在原来的地方,一灯独对,一直听到脚步声响,她才回头去。

她看着无敌进来,又将头别转,无敌看在眼内,冷笑一声,转身外行,到了门口,终于又停下,冷冷地道:“莫非我来错了。”

“你没有来错,只是做错了。”沉曼君回答的语声更加冷。

“做错了?”无敌明知故问道:“你是说哪一件事。”

“这一件事。”

“我看你是说凤儿的婚事。”

沉曼君默认。

“你终于要求我了。”无敌得意的一笑。

“我只是提醒你。”沉曼君一字一顿,道:“凤儿与弘儿一点感情也没有。”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你也知道什么是感情?”

“我只知道我是有权来处理凤儿的婚事。”

“但你也要为她的终身设想。”沉曼君语声悲切道:“你这样迫她嫁给一个她并不喜欢的人,难道你要她痛苦一生。”

“万事都由我作主,与你没关系。”

“凤儿是我的女儿,怎么与我没有关系。”

“你的女儿?”无敌脸色铁青,道:“那你怎么不对她说清楚当年你做过什么事呢?”

沉曼君痛心地垂下头,无敌也不再多说,霍地转身,走了出去,用力地将门关上。

沉曼君抬头,张口欲语,但到底没有叫出来。

她的头又垂下,垂得更低。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又被推开,沉曼君叹息一声,问道:“你考虑清楚了?”

“娘,你说考虑清楚什么?”进来的竟然是独孤凤。

沉曼君一怔仰首,道:“凤儿,这么晚了,你还未入睡。”

“娘不是也一样。”

“这种心情,怎睡得着?”沉曼君一声长叹。

“娘都知道了。”

“你不想嫁给弘儿?”

独孤凤点头,沉曼君凄然一笑,道:“这也好,省得自己痛苦一生。”

“你认为应该这样做,就这样做好了。”沉曼君抚着独孤凤的秀发,道:“只是江湖险恶,你必须小心。”

“娘以后却是更寂寞了。”

“已经习惯了。”

“娘,我们一起走。”

沉曼君摇头,独孤凤奇怪道:“我真是不明白……”

“总会明白的,现在我一走,不对的就是我,算了,你还是自己离开吧。”

“那女儿就此拜别亲娘,请娘亲保重。”独孤凤跪下,叩了三个头,再站起来时,已满眶眼泪。

沉曼君强忍心酸,一直到独孤凤推门离开,眼泪终于忍不住,珠串般滴下来。

第二天中午,无敌才知道独孤凤失踪的消息,震怒,立即在大堂掷下血手金令,追杀独孤凤。

没有人敢劝阻,公孙弘也不敢。

无敌绝无疑问已动了真怒。

古剎荒凉。

第一线阳光方从窗户射入,独孤凤已醒来,看看周围的颓垣断壁,不由又发出了一声叹息。

这已是她离开无敌门的第二天,那种孤单的感觉一天比一天重。

这种心情与第一次她负气离开完全不同,现在她已是无家可归。

何去何从,她完全不知道,只是见路就走。

她怎么也想不到行踪已经落人无敌门探子的眼中,消息已迅速送回总坛去了。

叹息未已,一个人已出现在门外,阴阳怪气地笑道:“看来我来得正是时候,没有惊扰大小姐的好梦。”

“九尾狐!”独孤凤看清进来的人,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九尾狐手一翻,手中出现了一枚血手金令,道:“奉门主之令,请大小姐立即跟我回去。”

“若是我不答应呢?”

“门主有请,如有违抗格杀勿论。”

独孤凤冷笑一声,鸳鸯刀出鞘,道:“你若是敢胆阻拦,我双刀一样格杀勿论。”

“那我就只好得罪了。”九尾狐手一抖,“忽哨”一声,一条长鞭已疾扫了过去。

独孤凤双刀飞舞,一团雪亮的刀光滚向九尾狐。

长鞭在殿堂内根本施展不开,唰一声,便被独孤凤长刀砍下了一截来。

那一截断口之中却同时爆出了一蓬粉红迷烟,独孤凤首当其冲,吸了一口,忙将呼吸闭上,已经一阵昏眩,双脚一软,倒在地上。

九尾狐从容地收回鞭子,大笑道:“大小姐武功虽然高强,江湖经验到底还是少了些。”

“卑鄙下流!”独孤凤以刀支地,半坐起身子,破口大骂,那种昏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九尾狐举步走上前去,独孤凤盯着他,恨声道:“你杀我好了。”

“杀你?我可从没有这么愚蠢,门主性情反复不定,将来后悔,我岂非死无葬身之地。”

九尾狐冷笑道:“我还是送你回去的好,有公孙弘替你说情,你又是门主的女儿,死不了的。”

独孤凤心一急,怒叱道:“你若不杀我就放我,否则回去我一定告诉爹说你曾经对我不轨,到时我倒要看你有几条命。”

九尾狐听说不由一呆,独孤凤冷笑接道:“你考虑清楚!”

九尾狐眼珠子一转,道:“若是放你走,给帮主知道,一样未必保得住性命,看来还是回去说,错手杀了你最为适当!”

“你敢杀我?”

“这里只有你我两人,死人却是不能说话的。”九尾狐面露邪笑,忽然伸手往独孤凤面上摸了一把,道:“那就算我在你死前将你怎样,无敌也未必知道。”

独孤凤浑身立时起了鸡皮疙瘩。

九尾狐随即蹲下身子,色迷迷地笑着接道:“像你这样漂亮的姑娘,能够得亲香泽,死也甘心。”

他伸手去解独孤凤的衣扣,独孤凤欲抗无力,眼泪不由夺眶而出。

九尾狐更得意,放声大笑。

也就在剎那间,风声急响,一道寒光疾打在九尾狐背上。

九尾狐惨呼,弹起,又仆倒在独孤凤身上,后心赫然钉着一把日月轮。

独孤凤认出这是公孙弘的独门兵器,她抬头望去,果然看见公孙弘立在门外。

公孙弘跟着进来,一把将九尾狐的尸体掀起来,东摸西翻,从九尾狐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玉瓶,拔开塞子,嗅了一下,一脚将九尾狐的尸体踢飞墙下,然后走向独孤凤,俯下身,伸手摸着独孤凤面颊。

独孤凤脱口道:“你要怎样?”

公孙弘只是将独孤凤的嘴巴捏开,将玉瓶所载的药物倒了进去。

一阵冰凉的感觉直贯咽喉,独孤凤心神陡然一清,这时候,她便已想到那是她所中的迷烟的解药,心头不由一阵歉疚。

公孙弘接将玉瓶掷掉,站起身,举步便要离开,但独孤凤忙唤住:“你这就走了?”

“师父这次是动了真怒,你以后要小心了。”公孙弘语声沉重,并没有回头。

“你现在不是已找到我了,能够将我抓回去。”

“难道你以为我忍心将你送回去,看着你死在师父手下。”公孙弘夺门而出,头也不回,疾奔了出去。

独孤凤怔怔地目送公孙弘消失,心头剎那间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离开古剎,独孤凤漫无目的地前行,心头那种苍凉的感觉也就更重了。

她绝不怀疑公孙弘的话,也知道公孙弘对自己的确是一往情深。

道路上行人并不多,每一个走过,都对她投以奇怪的目光,却也没有理会。

只有两个人例外。

那两个人迎面走来,与独孤凤交错走过,突然一起停下脚步,相望了一眼,身形倏起,凌空一个翻身落在独孤凤面前。

独孤凤一惊,看清楚那两个人,更就不由脱口叫出来,道:“黑白双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