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以沫上楼后苏茉抡起小拳头就对多管你干嘛不让

 咖啡厅门口遇到医生方涛,方涛看以沫状态不好,身边的男人冷着一张脸,还离她那么近。
 
    “以沫,你不舒服吗?”方涛上前,担心询问。
 
    在以沫看到医生方涛的时候,如同看到了自己的救世主,自己在溺水中能救她一名最后的浮萍。
 
    “带我走,我想离开。”
 
    以沫伤心欲绝,孤独无助的话让两个男人同时一怔,明灿搂在她腰间的手收紧,很想当面就质问她,那个男人是谁?
 
    方涛拉着以沫的手,表情淡定从容,对明灿说,“请你放手,以沫现在不舒服,我要带她走。”
 
    明灿终是没忍住,怒了,“你是谁啊,你凭什么带她走?”
 
    以沫只是过于悲伤,她大脑是清醒的,她绝望的看着恼怒的明灿哥,至今无法接受韩梅梅的死。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这宁愿和明灿哥再也不见,也不要因此丢掉一个人的生命。
 
    “明灿哥,他是我男朋友,你要求的结婚的事,我必须先和他商量,你路上回去小心,我们先走了。”
 
    明灿如同听到了天方夜谭,根本不会相信,她有男朋友了,这才是她拒绝他要求结婚的理由。
 
    车里,方涛看着一句话也不说的以沫,知道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他所了解的以沫,不会这个样子。
 
    刚才那个男人他认识,是以沫曾经苦笑着拿着照片和他介绍过的那个男人,她心中所爱。
 
    方涛用手宠溺的摸了摸以沫的脑袋,坐在副驾驶的以沫偏头看着他,这样方涛才问她,“你还好吧?”
 
    以沫对他微微一笑,微微的点了下头,“还好。”
 
    她在他面前总是刻意的佯装坚强,特别是在他对她表白心意之后,她去找他看诊的时间都变少。
 
    绿灯亮起,方涛认真开车,以沫知道他还有很多问题想知道,只是现在她不想说,谁都不想说。
 
    以沫对他说,“送我回家吧,麻烦你了。”
 
    方涛扭头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做过多的强求,人本来就是这样,你越是想要抓紧的东西,越会从你的指间轻易溜走。
 
    以沫刚进家门,妈妈就跟在她身后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你和明灿到底怎么了?刚才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那个韩梅梅和明灿是什么关系?结婚的事,你和明灿……”
 
    “妈,我想一个人静静,可以吗?”以沫回头看着妈妈,牵强的让自己对妈妈微微笑了一下。
 
    她想告诉妈妈,她很好,她长大了,有些事不用太为她操心。
 
    “可是沫沫……”妈妈依然是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待着。
 
    常景浩过来搂着比孩子还紧张不安的老婆,慈爱的看着女儿,“那过会儿吃饭的时候,我们上楼叫你。”
 
    以沫点头,“嗯。”
 
    以沫上楼后,苏茉抡起小拳头就对多管闲事的常景浩捶胸顿足,“你干嘛不让我和她说话?你现在让她一个人,你觉得放心吗?”
 
    “她长大了,有些事情必须自己面对,你想插手,那你能提她选择吗?你提她选择的,真的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吗?”
 
    苏茉声音很小,“我只是想让她过得更好,不要像最近这样,总是忧心忡忡的,开始我还以为,她和明灿真的修成正果,现在倒好,突然就冒出来一些不相关的人出来。”
 
    “好了,你还是去做饭吧,她好歹是答应下来吃饭。”
 
    苏茉点头,也只能这样。
 
    第二天的公司里,以沫正在工作,经理过来找她,说总裁要见她,她不禁拧眉,但还是放下手头的工作过去。
 
    办公室里气氛压抑,她进去后就没说话,反正她找他一定是有事,他想说就说,不想说她就等,给他打工,他都不怕她耽误工作,她也没什么好怕的。
 
    “昨天的那个男人是谁?”果然是因为此事。
 
    以沫抬头看着他,表情漠然清冷,“现在是工作时间,你确定要和我聊私事?”
 
    明灿还真是就要和她聊私事了,“你被开除了。”
 
    “你……”
 
    明灿气势凌人的看着被惹怒的她,一副有本事你也开除我的示威模样。
 
    “你公私不分。”以沫气的怒目圆瞪。
 
    明灿好看的笑了一下,不否认,“对啊,我就是公私不分,反正当初收购这家公司,就是以为你喜欢,准备买给你的。”
 
    以沫被他嚣张的话噎到,无话可说。
 
    明灿倒是难得的对她很有耐心,“现在可以告诉我,昨天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了吧?”
 
    以沫故意气他,“我记得昨天我就告诉过你了,他是我男朋友,还有,我必须严重警告你,你不准对他怎样,如果让我知道,你对他怎样,我和你势不两立。”
 
    他还真是怕怕啊。
 
    明灿笑的轻松得意,只听她这么说,就知道那个男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喽。
 
    “他一个大男人,还需要你的保护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