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魔枪之上爆发出了一被吸成了人干随着鬼冥枪身

 
    楚休那突如其来的一刀让在场的众人谁都没反应过来。
 
    甚至等到了楚休那森冷当中带着血煞之力的刀罡已经临身,卫寒山这才下意识的拿出自己手中的长刀,寒冰罡气爆发,勉强挡下了这一刀,但却被斩的接连后退了十余步。
 
    “楚休!你疯了吗?竟然在这种时候对我出手?”卫寒山面色狰狞的冲着大吼着。
 
    在他眼中,楚休这根本就是疯了,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当众对他出手。
 
    之前卫寒山和楚休也动过手,不过那只是冲突摩擦而已,算是内部的事情。
 
    结果现在面对外敌,楚休却是忽然对他动手,这简直就是自相残杀,捅到上面去,魏九端第一个就不会放过楚休的!
 
    而对面的楚休却仿佛是没有听到卫寒山的话一般,刀罡席卷之间,瞬间便将卫寒山给逼到了极致!
 
    全盛时期的卫寒山毕竟是三花聚顶境界的武者,楚休想要将其击败是没那么容易的。
 
    但现在卫寒山却是已经在跟鬼王宗那些武者的交手当中受伤了,甚至连一半的实力都没有,这个时候的卫寒山面对楚休,只有被碾压的份。
 
    此时就连剑王城的人都看不明白了,这关中刑堂的两个巡察使之间难道有什么不死不休的大仇吗?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动手。
 
    一直都跟着楚休这边的杨陵用惊骇的目光望向场中的两人。
 
    从刚才他便感觉楚休有些不对劲,直到现在他才知道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
 
    楚休这次来可不是救人的,而是杀人!
 
    甚至杨陵还猜到了更深的地方,但他却不敢再想,而是对着楚休大喊道:“楚休!这种时候对自己人出手,你疯了不成?当众做出这种事情,就算是义父都不会放过你的!”
 
    就在杨陵想要出手阻拦楚休时,唐牙却是忽然一步踏出,站在了杨陵的面前,手中的龙尾追魂镖在罡气的操纵下上下翻飞着,他嘴角带着奇异的笑容道:“杨大人,有些事情嘛,看见了不如看不见,您现在最好站在此地,不要走动,否则的话,后果你是清楚的。”
 
    而这时雁不归也是走到了杨陵的身后,身后的巨剑顿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一股强大的压迫之力瞬间传来,这让杨陵的心猛的一沉。
 
    楚休这两个手下没有一个是好惹的,而他杨陵这么多年来跟着魏九端做事,能力是有的,也算是长袖善舞了,不过在战斗力上嘛,别说是雁不归和唐牙两个人,就算是一个人他都没把握。
 
    而此时场中,看着楚休那丝毫都不留情面的攻势,招招都是杀机,卫寒山已经绝望了,楚休这根本就是奔着要他的命去的!
 
    之前看着楚休来,他以为是来了救星,没想到来的却是杀星!
 
    卫寒山紧咬着牙,手中寒冰真气轰然爆发,一缕缕的冰霜凝聚在他手中,甚至让他脸都染上了一股苍白之色,他这是已经准备要搏命了。
 
    只要让他逃出去,他必定要去总堂那里告楚休一状,哪怕是会被魏九端责罚,他也要让楚休不得翻身!
 
    只可惜卫寒山的这个想法要落空了,因为从一开始,楚休就没准备给他活命的机会!
 
    漆黑的魔气缭绕在楚休的红袖刀之上,一刀斩下,地狱门开!
 
    阿鼻道三刀的力量猛然间爆发而出,此时的楚休简直要比鬼王宗的那些武者还要像魔道中人。
 
    全盛时期的卫寒山或许能够挡下他这一刀,但现在的卫寒山在楚休这阿鼻道三刀的第一刀之下却是直接被轰飞了出去,手中的兵刃都被斩飞。
 
    而这时楚休却没用阿鼻道三刀的第二刀,而是直接收刀入鞘,大金刚轮印施展而出,金色的佛光罡气爆发,金刚怒目,镇世降魔!
 
    这一印落下,卫寒山的双臂直接便扭曲成了一个麻花状,大股的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这时楚休直接施展出许久不用的大弃子擒拿手,将卫寒山给抓在手中,向着鬼冥扔去,淡淡道:“送你了,三花聚顶境武者的气血可是很不错的。”
 
    鬼冥冷笑了一声,手中的吞血魔枪刺出,直接将卫寒山的身体贯穿。
 
    一瞬间,吞血魔枪之上爆发出了一股刺目的血芒来,几乎是瞬间卫寒山便已经被吸成了人干,随着鬼冥枪身一抖,卫寒山的身躯瞬间碎裂成一堆尸块,看不出本来的形状。
 
    楚休见状耸了耸肩,毁尸灭迹,不留痕迹,完美。
 
    只不过卫寒山一直到死都不明白,楚休是何时跟鬼王宗勾搭上的。
 
    一直以来卫寒山都以为自己是在算计着楚休,直到临死之前他才明白,这根本就是楚休在算计着他,而他却还傻乎乎的往里面跳!
 
    此时的场中一片寂静,看到楚休跟鬼冥互动的一幕,哪怕就算是白痴都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顾江流最开始猜测的并没有错,这是一个陷阱,是一个局,的确是有人勾结鬼王宗,不过那个人却不是卫寒山,而是楚休!
 
    就连杨陵都没想到,他以为楚休这只是算计好了要对付卫寒山,属于关中刑堂的内斗,借刀杀人。
 
    但谁承想楚休却是胆大包天到跟鬼王宗勾结,做出这个局,不仅要杀卫寒山,更是要杀剑王城的人!
 
    此时的杨陵除了胆大包天和疯子,他简直想不到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楚休了。
 
    顾江流看着楚休,咬牙切齿道:“楚休!此番我剑王城,与你不死不休!”
 
    楚休拎着刀,面无表情道:“不死不休?你怕是没有机会了。”
 
    说着,楚休对鬼冥道:“你们出手吧,我在一旁为你们压阵,毕竟这里是关中刑堂,这么多经验丰富的江湖捕头在,我也不好直接对剑王城的人动手。”
 
    鬼冥冷笑了两声道:“你们这帮正道宗门的人就是麻烦,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话虽这么说,不过鬼冥也没有在意。
 
    楚休不出手便不出手,反正剑王城的这帮人也成了瓮中之鳖,杀光他们只是时间的问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