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笑了笑你看我都举着这么半天了

  刘颖没好气道“你还问这个,你就好好给我静养几个月,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呆着就好了!”
 
    李林无奈一笑“那我岂不是吃完了睡,睡完了吃啊?”
 
    刘颖一见李林还有力气开玩笑,悬着的心也就落了下来,讥笑道“是啊,每天我都给你送过来,你都不用挪动地方。”
 
    李林眼睛一翻“那我不就成一头猪啦!”
 
    玉儿在一边掩着嘴咯咯直乐,刘颖道“哼!一头猪可不会让我和玉儿这么的惦记!”
 
    又是嬉笑了一阵,玉儿将膳食端了上来,李林刚吃了几口,一个下人跑了过来“夫人,这…………太史将军又来了,问主公醒没醒。”
 
    刘颖没好气道“哼!赶他走!”
 
    李林眉头一皱,道“怎么发脾气了,子义惹你了?”
 
    刘颖道“要不是他们这帮人让你以身犯险,整日的劳累过度,你也不会满身是伤,一昏迷就是一整天,你要我们这些孤儿寡母的怎么活啊!”
 
    李林嘴角一撇“说什么,但年希望我飞黄腾达的是你,现在又嫌我整日老来的还是你…………”
 
    “我…………”刘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辩解了。
 
    李林一不理她,对下人道“对太史将军就说我醒了,叫他进来。”
 
    “诺!”下人慢慢退了出去,刘颖小嘴一撅,李林没好气道“怎么了?说你不对啊?”
 
    “哼!”刘颖气吼吼的拉着玉儿出了房门。
 
    李林吃了一点东西,身体也恢复了一点元气,太史慈慢步走了进来“元杰…………”
 
    李林脸色还有一点苍白,对着太史慈一笑道“呵呵,来子义,吃没?一起吃一点?”说着李林将自己碗放到了对面,将刘颖的碗拿了过来自己用。
 
    太史慈迟疑道“这…………你夫人她?”
 
    李林笑道“呵呵,子义驰骋沙场,当年带着一千人去偷袭公孙度几万大军的营盘都不怕,怎么?你害怕颖儿那一个妇人?”
 
    太史慈听李林说的这话,就知道刘颖肯定不在方圆200米之内,立即放下心来,笑道“嘿嘿,你都怕,更何况是我们了!”
 
    太史慈笑着坐了下来,夹起了菜吃,因为这一大摊子事需要他管,再加上李林昏迷,昨日一天太史慈都没有吃下饭。
 
    兄弟二人一边吃着,一边商量着战事,这一会李林对乌桓的丘力居算是大胜,太史慈万军之中终于如愿以偿,看了丘力居的脑袋,前日正是屁颠屁颠的过来跟李林邀功,才见到李林栽下马来的样子。
 
    “咱们这一会阵亡了3000精兵,俘虏了乌桓士兵八千人,还有千余的散兵在割地逃窜,不日舅就会抓回来,只有一股兵马大概不到3000人朝西面逃跑了,估计现在已经穿过长城到了乌桓人的地盘了。”太史慈缓缓道。“元杰你没让我们追击,所以我也没有敢派人追,一直派探子去打听了。”
 
    李林听了点点头,虽然自己损失了3000精兵有一些肉疼,但是毕竟也算是打赢了,李林问道“逃走的那一伙有什么带头的人吗?”
 
    太史慈点点头道“查出来了,是乌桓蹋顿所部,本来他们就是带着人冲向元杰你,准备斩了元杰而改变整个战局,可是一件根本不能实现,所以蹋顿当机立断,带着众人奋力突围出去了,还有…………”
 
    李林见太史慈忽然停顿下来,问道“还有什么?”
 
    “这个蹋顿就是刺伤你的那个蹋蹋焕儿的父亲!”太史慈道。
 
    李林眉头一皱,到时没有太多的惊讶,“这样的话,就好办了…………”李林眼珠子一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旋即李林面色一概,问道“侯宇那边传来消息了吗?”
 
    太史慈摇摇头道“还没有,也没有听到乌桓后方受到袭击的消息。”
 
    李林缓缓点点头,李林自己对侯宇是百分之百信任的,侯宇想要偷袭乌桓的聚集地,肯定十分轻松的,但是现在他并没有动手“难道…………嘿嘿,这个侯宇啊…………”李林忽然笑着来了这么一句,弄得太史慈也是云里雾里的。
 
    李林笑着道“呵呵,子义,看来我们辽东要添丁进口喽!”
 
    太史慈疑惑道“啥意思?”
 
    李林笑道“不出一个月你就知道了!”
 
    “对了,元杰,我看你没有醒过来,所以赶紧告知王太守,他叫景山过来了!”
 
    李林点点头道“嗯,没事!”李林本想当日就去处理政事,但是在刘颖的连哄带吓带撒娇,再加上一个玉儿的情况下,李林还是休整了两日。
 
    这一天,李林去看望还被关着的蹋蹋焕儿,“听说你不吃饭?”
 
    李林端着一些饭食走了过进来,由于李林的吩咐,所以蹋蹋焕儿并没有关进大牢,而是关进了一间柴房里。
 
    蹋蹋焕儿已经很久没有进食,虚弱的抬起头看了看进来的李林,眼神有些许的惊讶,但是旋即又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怎么,你就想在这干呆着饿死?”李林问道。
 
    “都被你俘虏了,我有什么好说的!只求一死!”蹋蹋焕儿过了半天才挤出来这么一句话…………
 
 第二十四章 调戏焕儿
 
    李林眉毛一挑“我好不容易从手下士兵的手里将你保下来,你竟然还要死?草!”李林很是愤怒的骂了一句。
 
    “在你的手里,可能生不如死!”蹋蹋焕儿低着头,仿佛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李林无语的摇摇头,拿起身边的碗筷,抵到了蹋蹋焕儿的嘴边,蹋蹋焕儿还被绑着,李林也没敢给松绑,谁知道一松绑这个小妮子会干出什么来。
 
    李林用勺子舀起来一点饭,抵到蹋蹋焕儿嘴边,很是怜惜的语气道“来,吃点吧,看你憔悴的样子,我都心疼!”李林作势要喂蹋蹋焕儿吃饭。
 
    蹋蹋焕儿也没有想到李林竟然会蹲下来喂自己吃饭,面色一变,瞪着李林,李林动作不变,看着蹋蹋焕儿,眼里面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蹋蹋焕儿过了许久,李林手都有一点举酸了的时候,说了一句“不要你在这里假好心!”
 
    虽然蹋蹋焕儿说的话里面包含的怒气,但是李林听着仿佛就像是撒娇一样,笑了笑“你看我都举着这么半天了,你都不给个面子啊,那你还想要啥啊?”
 
    蹋蹋焕儿眼睛一瞪,狠狠的说道“我想要你!”
 
    李林面色一怔,打趣道“怒会吧,你也太直接了吧,喜欢我的话咱们也可以先相处一段时间啊,竟然这么直接的就说想要我!”李林一直小哥不停,越想月有趣。
的命啊!”
 
    李林听着蹋蹋焕儿的语气,就像一个小孩子发脾气一样,心里更加想疼爱眼前这个大胸的美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