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见蹋蹋焕儿备一拳打在了李林的鼻子上趁李林没

李林笑道“明明就还是一个小女孩,干嘛非要上战场打打杀杀啊,在家里面逛逛花园,做做女工多好。”说着李林还很会疼惜的抚了抚蹋蹋焕儿的鬓角,胡人女子的发型不想汉人女子,都要挽起来发髻,所以发型与21时机的女孩子的新潮发型还有一些相似,李林看着也很是喜欢。
 
    蹋蹋焕儿看着李林伸过来的手,还不知他要给你什么,缩着脑袋想往后躲,但是身体被绑着根本躲不了。
 
    看着李林轻抚在自己头发上的手,蹋蹋焕儿对这个打败了自己的男子充满了疑问,想了想索性直接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林笑着道“我对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有能怎么样?我没想伤害你,只要你别瞎胡闹,我给你松绑!”
 
    蹋蹋焕儿听了更加的奇怪,自己敌人竟然要给自己松绑,蹋蹋焕儿想了想还是先松绑为好,自己也就有机会逃脱了,蹋蹋焕儿抿着嘴,点点头。
 
    李林笑了笑,起身来到蹋蹋焕儿的身后,将绑着蹋蹋焕儿的绳子解开,李林一边解还一边埋怨道“靠,这是谁系的扣啊,这么难解…………这个麻绳的扣啊,其实好弄,要是会个缩骨功的一下子就逃出去了,要我说啊,以后还是用牛筋绑人,那个东西好,挣扎不开…………”
 
    李林将蹋蹋焕儿解开,蹋蹋焕儿揉了揉被绑的发酸的胳膊和大腿,起身活动了一下,李林笑着站起来道“怎么样,用不用我给你揉揉肩膀?”语气好似是调息。
 
    但是迎来的切实蹋蹋焕儿的拳头,只见蹋蹋焕儿趁李林没有防备,一拳打在了李林的鼻子上,李林痛叫一声“诶有!”谁知道蹋蹋焕儿又是一脚踢在了李林的肚子上,李林直接就疼的蹲在了地上。
 
    蹋蹋焕儿立即夺门而出,跑了出去,一看外面竟然还没人看守,但是蹋蹋焕儿不知道怎么出去,随意找了一条路就跑了。
 
    李林揉着肚子,捂着鼻子走了出来,看了看门外已经没有了蹋蹋焕儿的身影,李林无奈道“靠!这个小娘们,还真他妈的够味儿,跟个小辣椒似的,好几天没吃东西竟然还这么有劲。”
 
    李林也不着急,随意了找了一块布头将将自己流血的鼻子堵上,然后就靠在门框上等着,不一会,只见一个士兵把蹋蹋焕儿带了过来,蹋蹋焕儿满脸不情愿,士兵将她硬拉倒李林的面前。
 
    李林笑着队士兵摆摆手,士兵疑惑的看着李林,李林点点头,士兵就将蹋蹋焕儿松开来,但是还是警惕的看着蹋蹋焕儿,蹋蹋焕儿已被松开,赶紧揉了揉刚才被士兵捏疼的地方,满是愤怒的看着士兵。
 
    李林又是摆了摆手“下去吧!”士兵看了看李林,有看了看蹋蹋焕儿,对李林一拜,走了。
 
    李林笑道“你说你跑什么啊,还打我,你就不信我…………”说着李林忽然考前,眼睛瞪着蹋蹋焕儿。
儿一口,而且还不是脸,而是嘴上,然后一脸淫笑着看着他道“嘿嘿,让我亲到了喽!”
 
    蹋蹋焕儿一脸惊愕,没想到李林竟然大白天的公然耍流氓,捂着自己嘴诧异的看着李林。
 
    李林像一个小孩子做坏事得逞了一样的美c,我也就吧关着你了,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收拾一下,然后吃一点东西,刚才亲你的嘴都是臭的了!走吧。”说着李林率先回头像一个小孩子得了小红花一样又蹦又跳的在前面带路。
 
    蹋蹋焕儿一脸茫然,这就是那个打败自己人,手握几万大军的一方诸侯?怎么忽然如同孩子一半幼稚?
 
    李林忽然回头道“走啊!别想跑啊,根本跑不了,说不定过几天我心情好了,就放了你呢!”
 
    蹋蹋焕儿心中五味杂陈,又是疑惑,又是愤怒,听了李林愿意放了自己又是欣喜,刚才李林亲了自己,蹋蹋焕儿很是奇怪,心里想到‘自己为什么没有感到厌恶,为什么没有反抗?为什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