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万豪彩票注册天帝放声大笑起来,笑声在洞内回

夜已深,武当山后山密林中,傅玉书仍然在苦练蛇鹤十三式。

那天晚上与云飞扬交手,处处受制,更刺激他苦练蛇鹤十三式的决心,日以继夜,非到疲倦至极,不肯罢休。

这蛇鹤十三式变化多端,蛇腾鹤舞,在练功秘室,不容易施展得开,所以他才走来后山这里。

武当弟子很少到后山,这时候更就不在话下。

傅玉书一直都很放心,就只有今夜例外,才练到第十二式,他已经发觉有人接近,那个人的轻功真还不错,若不是弄断地上的枯枝发出了声响,他亦发觉不到。

傅玉书耐着性子,继续练下去,第十三式才练完,那身形陡然倒翻,向来人藏处扑出。

同时衣袂声响,一个黑影在那边树丛中拔起,迅速奔前!

傅玉书紧追不舍。

那个黑影如飞掠前,掠出了半里,竟掠进寒潭那个山洞内,傅玉书心里奇怪,考虑了一下,终于还是追进去。

山洞内寒气阴森,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傅玉书小心翼翼,前行数丈,就听到黑暗中传出“窸窣”衣袂声。

“什么人?”他一声叱喝方出口,黑暗中陡然火光大亮。

五堆火同时亮起来,在那五堆火之后,赫然就坐着天帝与逍遥谷的风、雷、雨、电。

傅玉书此惊非同小可,脱口一声:“爷──”

天帝淡笑,道:“玉书,是不是感到很意外?”

傅玉书领首道:“是不是逍遥谷出了什么事?”

天帝点头道:“逍遥谷已经为云飞扬侦破,不能再住,这寒潭为武当禁地,我们藏身在这里,相信云飞扬也一样意料不到。”

傅玉书目光一闪,道:“不错,那云飞扬就是找来,孙儿也无须担心了。”

天帝道:“这也是我们选择这里的另一个原因,你的秘密在他已经不成秘密,他迟早必会找到,当然越迟就越好。”

傅玉书道:“爷爷的意思是……”

天帝道:“在他到来之前你先驱使武当弟子攻往无敌门,到时云飞扬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到无敌门、武当派两败俱伤,我们就动手,一举将武当派、无敌门歼灭。”

“孙儿正是这样打算的。”傅玉书阴险地一笑。

天帝放声大笑起来,笑声在洞内回荡,震人心魄。

“还不是因为香君那个丫头。”天帝笑声一顿!

“香君?”傅玉书又沉吟起来。

“别提这丫头了。”天帝犹有余愤,一顿,接着又道:“你可知道,管中流自封峨嵋派掌门,正带着峨嵋派的弟子向武当走来?”

“难道他是来找我们算账,洗脱当年败在青松手下的耻辱?”傅玉书一皱眉道。

天帝道:“以我推测,他是想与武当联手进攻无敌门。”

傅玉书眉头一开,大笑道:“果真是如此,倒是一件大好事,有峨嵋、武当两派弟子,前仆后继,哪愁无敌门不破!”

这笑声更激荡。

天帝的推测没有错,第二天中午,管中流的帖子就来了。

傅玉书当然以掌门之礼相待,对于管中流提出与武当联手进攻无敌门一事,立即就答应下来。

管中流虽然聪明,却看不透傅玉书。

傅玉书的真正身份,在武林道上仍然是一个谜,连武当弟子对他都深信不疑,又何况其它门派的人。

他也始终是深藏不露,说话比管中流更像一派的宗主,他道:“无敌门乃武林的公敌,只要武当、峨嵋联盟,其它正义门派一定会拥护加入,同心协力,除此武林败类。”

“不错──”管中流语声一顿一沉,道:“只是,蛇无头不行,必须有一个盟主才行。”

傅玉书稍为沉吟一下,笑了笑,道:“以年龄分次序,盟主一职应该由管兄担任。”

管中流心头大乐,但仍然故作推辞,以示大方,道:“这未免有欠公平,以愚兄愚见,还是按照江湖规矩,比武定盟主。”

他以落日剑法击败海龙老人,当然绝对有信心击败傅玉书。

傅玉书当然不会推辞,难得有这样一个对手,正好施展方练成的蛇鹤十三式。

武当弟子立即下山到解剑岩将管中流的佩剑送上,傅玉书没有用变幻枪,只是随便在兵器架上取过一支长枪。

这一次他根本就无意以武当的六绝克敌。

这时殿外风急,话虽说点到为止,到二人出手,两派弟子已不由紧张起来。

管中流一心速战速决,落日剑法最后三式一式紧接一式迅速展开,傅玉书以锁喉枪接下第一式,旋即施展蛇鹤十三式。

“鹤舞九霄”、“蛇腾六合”──傅玉书身形一时如鹤舞,一时如蛇行,一时凌空,一时贴地,身形变化之复杂、迅速,令人眼花撩乱。

管中流亦吃了一惊,连出三式,竟都封不住傅玉书的身形,三式一过,方待由第一式再施展,傅玉书人枪已经贴地游窜前来。

管中流不暇细思,长身急退,傅玉书竟如蛇一样窜上前去,那一份迅速,骇人至极。

枪亦如毒蛇一样翻腾,八八六十四枪,终于一枪刺入空门。

眼看那一枪快要刺至管中流的手臂上,枪势突然一顿,吞了回去!

管中流脸色大变,但居然沉得住气,一收剑,道:“武当绝技果然非凡,管某甘拜下风了,盟主一位,就由傅兄担当好了。”

傅玉书摇头道:“小弟虽然幸胜半招,到底经验不足,以小弟的意思,倒不如撤消盟主一位,大小事情,一概由我们两人商量对策,共同进退。”

“这个──”管中流无论怎样看,傅玉书也是一片真诚模样,心念一转,已有打算,终于答允!

傅玉书随即请管中流入内坐下,一面吩咐人修妥战书,飞马送交独孤无敌,约无敌在观日峰玉皇顶一决雌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